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读《故乡》(严忠贵日记2018-11-3)

2018-11-03 15:01 作者:天地飞鸿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鲁迅的《故乡》,读来意蕴深广,耐人寻味。“我所记得的故乡……仿佛也就如此。”但在回忆中是那么美好,尤其是在童年的回忆中,更是带上了幻的色彩。普希金在《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一诗中说:“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而对于现状、现实,人们总是失望不满,文中写道:“故乡本也如此——虽然没有进步,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凉。”只是“因为我这次回乡,本没有什么好心绪”。看到的人和事,往往会濡染上人的主观心绪。但“故乡”真的是令“我”失望而悲哀。“我们多年聚族而居的老屋,已经公同卖给别姓了”,族人四分五散,各奔东西,“瓦楞上许多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中年闰土未老先衰,苦得像一个木偶人,“非常难,第六个孩子也会帮忙了,却总是吃不够……”尤其是面对儿时伙伴的“我”,“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我几乎打了一个寒噤”。杨二嫂也不再是“豆腐西施”,更不用说豆腐店买卖非常好的事了。所以对未来满怀憧憬,只是闰土把希望寄托在香炉和烛台上,而“我”则希望后一代宏儿和水生,不能悲剧轮回,像“我”一样辛苦辗转而生活,像闰土一样辛苦麻木而生活,像杨二嫂一样辛苦恣睢而生活;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我”也坚信,“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而我从这篇小说的字里行间看得最显眼的两个字是“隔膜”。“我”回故乡,心绪不好,“须将家里所有的木器卖去,再去增添”,而杨二嫂因“我”不记得她很不平,显出鄙夷的神色,想要走木器家具不成,于是说了一番尖酸刻薄的话:“啊呀呀,你放道台了,还说不阔?你现在有三房姨太太,出门便是八抬的大轿,还说不阔?吓,什么都瞒不过我。”“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钱,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钱……”然后一面愤愤地回转身,一面絮絮地说,顺便将“我”母亲的一副手套塞在裤腰里,出去了。中年闰土那恭敬的态度,那一声“老爷”,这两个儿时的伙伴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厚障壁了。闰土“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我也说不出话来”,横亘其间的就是封建等级观念对闰土的毒害,更可怕的是闰土还拖出躲在背后的孩子水生,要他“给老爷磕头”,似乎还要将这种封建等级观念传宗接代。“我”是离乡寻梦人,有故土情结,回乡是为了寻找精神的慰藉与温暖;闰土坚守故土,满足现状,观念是保守的,他的眼里“我”是衣锦还乡,是荣归故里。彼此如何不存在隔膜?闰土愚昧麻木,不知道自己苦的根源,将希望寄托在神灵身上,“我”是进步知识分子,对现实有清醒的认识,把希望寄托于人的觉醒、人的追寻创造上。彼此如何不存在隔膜?杨二嫂与闰土之间呢?同是“疾苦”人,本该互相理解吧,但“前天伊在灰堆里,掏出十多个碗碟来,议论之后,便定说是闰土埋着的,他可以在运灰的时候,一齐搬回家里去。杨二嫂发见了这件事,自己很以为功,便拿了那狗气杀飞也似的跑了,亏伊装着这么高底的小脚,竞跑的这样快。”为了个狗气杀,竟然中伤诬陷可怜的老实人闰土。

人与人之间,总是难以互相理解,彼此隔膜。即使有时表面说得热闹,其实各怀心腹事,心存芥蒂。就说如今许多人热衷高调地活着,想活在别人的世界里(当然我不否定一部分人才情拔萃,志在用世,活在人们的敬佩、仰望、怀念中);而有的人只想低调的安静地活在自己的性情和世界里。此时有人可能会心里嘀咕:“不会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吧?”或许这也是一种隔膜吧。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suibi/vdamskqf.html

读《故乡》(严忠贵日记2018-11-3)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