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想起那个九月九

2018-03-27 19:21 作者:江南风  | 3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作者红军后代

又到九月九,四十年前的这一天,我在上海第一百货商店买衣服,正准备付钱,广播里传来噩耗,顿时心凉了,衣服不要了,买了黑布做了个黑纱戴上——毛主席离开了我们。

随后,我去了杭州、南昌、长沙,最后到了韶山,在毛主席故居前参加了追悼大会。在悼念活动期间,泪水伴随着迷茫的人们,早已习惯阳光照耀的人们一下子还不能适应没有太阳的日子。

去年九月九,我正前往雅鲁藏布大峡谷,汽车在世界上最大的峡谷中飞驰。峡谷公路仅两车道宽。右边峭壁上是云遮雾绕的喜马拉雅山,左边悬崖下是波涛汹涌的雅鲁藏布江,眼前是皑皑白的南迦巴瓦峰。年轻的司机得意地对我说:“你没有坐过这么快的车吧!”说实在,在如此险峻的山路上狂奔,平生还真的第一次。

同车人发现我的胸前戴着一枚毛主席像章。我告诉他们,今天是毛主席的忌日,毛主席会保佑我们一路平安。话题一开,导游讲了一个故事,说是驻藏干部给藏民带来很多实惠,并告诉他们这是胡主席的关怀,有的藏民不知道胡主席是谁,怎么解释也始终不得要领,干部们只好说胡是毛主席的第四代转世灵童。这下藏族同胞都明白了,是阿!毛主席使百万农奴翻身解放,纯朴善良的藏族同胞记住了:毛主席是救苦救难的菩萨。

前年,我再去韶山,它已不是昔日的小山村。毛主席故居和滴水洞景区,以及新建的毛泽东广场、纪念馆、遗物馆,到处都是来自各地拜谒毛主席的人群。有报道说,那几天有56万人来了。(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在毛主席铜像前,我肃立向主席三鞠躬。刚一弯腰,一阵强烈的悲怆感喷涌而出,眼泪哗的流了下来,三鞠躬后绕铜像一周也没有止住。

当年毛主席去世,很多人哭得死去活来,我没有眼泪,只是心里冰凉冰凉的。后来两次到纪念堂拜谒毛主席,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没有流出来。这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我哭了,哭得是那么的伤心。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据说,叶剑英晚年也哭过,只要提到毛主席他就哭,哭得身边的工作人员再也不敢在他面前提起毛主席。他为什么哭不得而知,也许是人老了感情脆弱了,总不会是觉得自己愧对毛主席对他的“诸葛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的评价吧!

至于我为什么哭,思来想去也说不清楚。

也许是“只缘妖雾又重来”。鸦片战争的炮声撕裂了中国的宁静,从此“百年魔怪舞翩跹”,山河在风中破碎,人民在战乱中哭号。一次次苦斗,有多少仁人志士泣血呐喊,死命国难;一次次失败,又让多少文人骚客心灰意冷,远遁海外。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毛泽东来了!这个从小山村走来的农民的儿子,以他天才的智慧,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集中华五千年优秀文化之大成,并吸收世界文化的精华,创立了只属于他自己的,借用时尚词汇,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思想体系——毛泽东思想,并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新中国成立后,他又用短短27年时间,把一个“洋火、洋钉、洋灰”构成的一穷二白的中国建设成工业门类齐全、农轻重协调发展的社会主义强国。地球人都知道,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

毛主席与石头有缘,小时候曾拜石头为干娘,得乳名石三伢子。后来,毛主席在带领秋收起义的队伍上井冈山时说,我们好比一块小石头,蒋介石好比一口大水缸,我们这块小石头总有一天可以打烂蒋介石那口大水缸的。

在打烂大水缸的过程中,毛主席把这些石头,用彭德怀的话说是“冥顽不灵的顽石”,打磨成猴形。毛主席一走,石猴们就扯起了杏黄旗,自封齐天大圣,就连六耳猴也赶来凑热闹。为了更好地去西天取经,他们齐心协力打开潘多拉魔盒,从此,神州大地刮起了一阵紧一阵的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妖风。丧心病狂的人们编造谣诼,把脏水泼向毛主席。这种丧尽天良的疯狂就连外国人都看不过去了,美国哈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托尼·赛奇先生说:“中国人对毛泽东的肆意丑化已经超越了一个民族应有的理智界限。”

面对为中国人民重新获得做人尊严而牺牲了十几位亲人〔毛新宇语〕的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缔造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父,想到毛主席在自己打下的江山里,听说还有八千万“同志”,受到如此恶意毁谤却没有人出来管一管,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怎么能不悲愤万分。

也许是刹那间看到了晚年毛主席孤寂苍凉的身影。按一般规律,壮志己成大业者该是儿孙绕膝,安享晚年。而毛主席始终心系天下苍生,以穿越时空的洞察力,发现几千年私有文化在人们灵魂深处的积淀,并没有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而消除。这个问题不解决,“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周期律”有可能在当代中国重演。

为了红色江山永不变色,老人家以73岁高龄,不惜冒“摔得粉碎”的风险,干了一生的第二件大事。千古以来,“变制度易,变人心难”。太多的人认为革命已经成功,继续革命是瞎折腾。手握大权的人们需要告别革命,享受成果。结果可想而知,这件事“赞成的不多,反对的不少”。想到无数革命先烈的血可能白流,劳动人民将会重吃二遍苦,重受二茬罪,老人家自知时日无多,不得不发出“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的叹息,并在给周恩来的一首词中写出“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的忧虑和“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的无奈。

一个“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的老人,天下大同信念是那样的坚定,思维又是那么的敏捷,眼见得毕生奋斗的事业将毁于一旦而又无人理解他,其心境该是何等苍凉。作为一个当年在金水桥畔见过毛主席的红卫兵,怎么能不潸然泪下。

也许是为了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阶级兄弟。毛主席生前对工人阶级寄予厚望,并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武器库中最先进的武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来武装他们。毛主席走后,我的一些阶级兄弟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诱惑下,放下“武器”当了俘虏。想当初,几块钱的奖金就让很多人高兴的认为自己就算当不了白猫黑猫,做一个花猫黄猫还是没有问题的。

记得八十年代初,我有次到基层搞职工思想调查。座谈会上不少人认为,现在干活有奖金,钱多力气大,以前批判物质刺激、奖金挂帅,说是资本主义的东西,看来还是资本主义好!我认识一个工人,看到工友下岗自己的收入增加了,也学着精英们的口吻说:大锅饭养懒汉,那些人就应该下岗。不久企业改制,几万人都下岗了,他也在劫难逃。突然的打击,他蒙了,逢人就怨天骂地,整个就一当代版的“祥林嫂”。后来我们居住小区拆迁,我去联络他同资本家斗,才知道他已经到阎王爷那里诉苦去了。

现实就是这般无情,等明白了在猫抓老鼠的游戏中自己只能是老鼠时,什么都晚了。想想那些放下武器交枪也杀的阶级兄弟,怎么能不让人感到无言的悲哀。

也许是想起了我那己经去见毛主席的老父亲。新中国一成立,我父亲就进大冶钢厂当了一名工人,这是个毛主席先后两次视察的汉冶萍老厂。在艰苦创业的日子里,父辈们发扬革命加拚命的精神建设冶钢,经过大跃进时期的一期扩建和文革时期的四年四大步〔1970年~1973年〕,这个解放前没有生产一吨钢的百年老厂,达到年产特殊钢50多万吨,跻身于全国大型特殊钢厂行列,实现了毛主席提出把冶钢“办大办好”的目标。

在艰苦的劳动中,父亲患了矽肺病。经医院和市劳动部门鉴定,工伤等级为3级矽肺、2级伤残。于是,父亲每年都要到市工人疗养院疗养,其他时间在厂属职业病院治疗〔顺便说一句,这些都是免费的〕。毛主席走后,工人疗养院拆了,职业病院关了,厂属职工医院也卖给了私人。资本家只认得钱,是不管什么工伤的国家规定,一个普通退休工人怎么付得起高额医疗费。就这样,父亲被赶出了医院。可怜我那为共和国干了一辈子的老父亲,再也没有跨进医院大门半步。

想想老父亲在病榻上等死的那几年,连吸一口新鲜氧气都办不到,身为人子,在毛主席面前,我怎么能抑制的住心中的悲痛

也许就是感伤命运多舛的自己。从睁开眼睛看世界,冶钢就是我的家,参加工作后,更感到这个家的温暖。直到有一天,这个家改姓了,家没了,“从此天涯孤旅”。更糟糕的是,孤傲的我为了坚守“主人翁”的尊严和心灵的那片净土,不愿为五斗米向剥削和压迫折腰。在一个人称和谐盛世社会里,看到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没能熬到退休的那一天,就把退休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毛主席面前,为自己的辜负了党的培养和对不起毛主席的殷切期望,而倍感惭愧和独自悲伤

毛主席走了,“胡汉三”又回来了。善良的人们开始理解了毛主席晚年的忧虑和苦心,历史的辩证法告诉我们,毛主席晚年最辉煌!

面对剥削和压迫转土重来,两极分化日益严重,贪污腐败和黄赌毒泛滥,一个叫张萍的人迷茫了,他说:“难道我们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些?”一个叫王震的人说:“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五十年。”一个叫雷洁琼的人说:“公者千古、私者一时。”一个叫薄一波的人说:“毛主席将来比现在更伟大。”一个资深下岗工人——我说:“毛主席啊,您在天之灵,保佑我们穷人吧!”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subject/3964365/

想起那个九月九的评论 (共 30 条)

  • 襄阳游子
  • 听雨轩儿
  • 江南风
  • 燕姿
  • 荷塘月色
  • 雪儿
  • 淡了红颜
  • 草木白雪
  • 花开为君颜
  • 倪(蔡美军)
  • 浪子狐 推荐阅读 并说 欣赏,推荐分享!
  •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 并说 赞
  • 湟水逍遥翁

    湟水逍遥翁很让人动情的文字!

    赞(0)回复
  • 回望

    回望

    赞(0)回复
  • 西山红叶

    西山红叶赏读。同感。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问好!

    赞(0)回复
  • 独秀山人

    独秀山人在我的身上,同样有着红色基因。

    赞(0)回复
  • 她山玉_29371

    她山玉_29371赏读,谢谢。3月28日是西藏百万农奴翻身解放59周年纪念日,朋友发来藏族同胞载歌载舞的图片。我也永远记忆1976的九月九,下午一群在玩耍的小伙伴听到哀乐,飞奔回家围坐在收音机前,……

    赞(0)回复
  • 于公谨啊

    于公谨啊伟大的人生,伟大的事,问好

    赞(0)回复
  • 丫丫

    丫丫欣赏,问好!!

    赞(0)回复
  • 锦瑟

    锦瑟我喜欢

    赞(0)回复
  • 床前明月光

    床前明月光非常好的文章,在北京毛主席纪念堂前,因为暂时不开放,我这个六零后是要下跪的。李文旺

    赞(0)回复
  • 床前明月光

    床前明月光也许是为了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阶级兄弟。毛主席生前对工人阶级寄予厚望,并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武器库中最先进的武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来武装他们。毛主席走后,我的一些阶级兄弟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诱惑下,放下“武器”当了俘虏。想当初,几块钱的奖金就让很多人高兴的认为自己就算当不了白猫黑猫,做一个花猫黄猫还是没有问题的。 翻案不得人心啊。

    赞(0)回复
  • 床前明月光

    床前明月光记得八十年代初,我有次到基层搞职工思想调查。座谈会上不少人认为,现在干活有奖金,钱多力气大,以前批判物质刺激、奖金挂帅,说是资本主义的东西,看来还是资本主义好!我认识一个工人,看到工友下岗自己的收入增加了,也学着精英们的口吻说:大锅饭养懒汉,那些人就应该下岗。不久企业改制,几万人都下岗了,他也在劫难逃。突然的打击,他蒙了,逢人就怨天骂地,整个就一当代版的“祥林嫂”。后来我们居住小区拆迁,我去联络他同资本家斗,才知道他已经到阎王爷那里诉苦去了。 作家李文旺很喜欢你的作品。 15370326509

    赞(0)回复
  • 建梁洲

    建梁洲欣赏,诚赞!

    赞(0)回复
  • 江南风

    江南风回复@床前明月光:谢谢李文旺老师!说明你是有良知的中国人,爱我们的大救星!

    赞(0)回复
  • 江南风

    江南风回复@床前明月光:现在,共产党,是有钱人的党,工人阶级不是主人,而是受尽剥削的下等人

    赞(0)回复
  • 随心而动

    随心而动感人至深!

    赞(0)回复
  • 冷梅

    冷梅拜读!

    赞(0)回复
  • 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人民的领袖人民爱 人民的领袖爱人民

    赞(0)回复
  • 山鹰

    山鹰山鹰: 写得太深动了!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