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行走在贵阳的日子

2018-10-03 13:28 作者:南山采菊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转眼20多年就过去了。没曾来得及思考人生,人生就这样在时间的车轮驱动下,没有选择地来到了中年。工作依然忙碌,生活依然紧张,时光依然不紧不慢地向前赶,我想停留下来看看风景,却无法止住疲惫的步伐。

题 记

一、引 子

贵阳,在我的人生中注定是一个不得不提及的地方。

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就是在贵阳度过,虽然不长,但于短短几十年的人生而言也不算短。在这里我真正开始了人生的起点。

1992年9月,我怀着并不太乐意的心情来到了贵阳相宝山下的贵州师范大学,就读于汉语言文学系的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之所以说是并不太乐意,那是因为自己的本意并不想读师范类专业。当年我高考394分,文科本科分数线400分,贵州师范大学最后降分录取进入。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不太想去,被大义老师狠狠的一通骂,然后才决定去。现在回想起当年的自己,真觉得天真。所以对大义老师,此生心存感激(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从此,我开始了在贵阳行走的日子,总时长4年,1460天,小时,分钟,秒。

二、和老张喝酒

之所以要写这个标题,想了又想想了又想,觉得还是要放在第一个,因为我们的喝酒成就了大学时许许多多的故事,也成就了大学之后二十多年许许多多的故事,因此我不得不把这个标题放在此文的第一个位置。

老张是大家对他的别称,他的大名叫张明礼。我和他是遵义县第一中学时的同学,一起上了三年高中,一起到贵阳上大学,他上的是贵州大学历史系。老张是才子型人物,学习成绩非常好,智商非常高,上高三时经常是他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放学了。1992年高考的他考了470多分,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他第一自愿填的是中国人民大学,这是他的想。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后被贵州大学历史系录取,然后就开始了我们一起在贵阳行走的日子。当时我们一起在贵阳读书的比较多,安龙、黄莉、晓凤、国庆、老张等都是一年上的大学,老高和曹大姐是第二年到的贵阳上大学。

在贵阳行走的四年,我和老张有一半的时间是在一起度过的,周末基本上都在一起,在一起最大的乐趣就是喝酒。我得出的最后结论就是“我和老张在,无酒不吃饭”,当然这一习惯一直保持至今,只是量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在逐渐减少。就白酒而言,原来是每人一瓶现在每人半瓶,就啤酒而言原来每人一件现在每人五瓶,基本上是减半了。想想这酒和人生也成正比,我们的人生最多也只余一半了。

在贵阳行走的四年里,说喝酒还真有那么几次刻骨铭心的记忆和故事。

记得是1994年端午节,那天是老张的生日,我和高杰一起到贵州大学找老张噌饭吃,那天在一起的有老张寝室的兄弟伙们还有那个很老张的女朋友。我和高杰一路坐车到河滨公园转车到的贵州大学,那天下午吃饭时是用温水瓶和水桶打的泡酒,酒过三巡,他的那些同学要每人祝他一杯,那可是一次性的杯子半杯半杯的来,没几下子,老张就整现场直播了。看老张不行,我还主动帮他代了好几杯。之后我和高杰还有老张的女朋友把他扶出来在大学的图书馆后面,喝酒醉的人太沉,实在是走不动了,然后大家就坐在台阶上让他吐。那天晚上费不尽的周折才把老张给整回寝室。

那一次最值得书写的事有两件:一是在寝室的时候,老张拉着他女朋友的手声泪俱下地说,你今天晚上就留下来陪我吧!他根本就不管我和老高的感受,生死都不让别个走,以至于我和老高后来都没有为他保密,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成了我们大学时代喝酒和爱情的一段佳话,而且一直流传至今,大家仍然津津乐道。二是那天晚上一起喝酒的一位仁兄,住的是挨窗户边的上铺,睡觉后迷迷糊糊的要上厕所,那时大学寝室是四间上下铺床,中间是一张大长桌安放在窗户边,这位仁兄从上铺下来站在桌子上看见窗户外面有光,于就直接往窗户那边走,幸好老高眼急手快,随手一拉就把那位仁兄给拉到寝室的地上了,否则那绝对是第二天的大新闻,其实想想都觉得有些后怕。

还有一年,安龙们班举行酒会。那天正好老张在师大和我一起好象也在喝酒,只是我们没醉,安龙被他们班的女生围攻整醉老火了,记得我和老张把他架到寝室楼下的草地时他直接不走了,就在那里大吐特吐,后来架他回寝室的时候他直接就在楼梯上坐起不走,费了很多周折才勉强把他安顿到床上。一个非常喜欢安龙的女同学在旁边给他喂水擦脸,他却在口里不停地念叨,你去喜欢某某人吧,而这个某某人正是安龙们同一寝室的室友,并且当时这个某某也在场,搞得那个女同学极其尴尬,第二天我们给安龙说起这事的时候安龙说什么都不记得了。至今为止,我还有老张也没有搞清楚安龙是真不记得还是假装不记得了,或许只是爱与不爱的缘故,与醉与非醉无关。

当然象这样与酒有关的故事太多,而且都是经典流传的故事,我只能略说一二,算是对大学生活的点滴回忆,也算是对大学四年的时光有个交待,并以此纪念那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的时光,还有在那段时光里林林总总美好的人物和故事。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这样一起喝酒的时间还真的很多,老高、老张、老简、文渊,后来安义参加工作了到贵阳也经常一起整。庆幸的是这种习惯一直延续至今仍然没有改变,现在和老张喝酒,仍然两个人一瓶,喝完闪人,而且至少每周一次。老高老简的酒量渐长,已经可以和我们持平,康二是大学毕业后回来才经常一起的,可以喝点,但经常都是站在岸上看船翻的主。惟愿我们的喝酒、我们的真诚、我们的友谊,在余下的日子里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相信一定能够如此!

三、和弦儿疯玩

弦儿是我大学时代唯一一个真正发自内心喜欢过的女孩,只是碍于当时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这一特殊情况,我和她之间从来没有提过这爱情的事情。我们一直以最好的朋友相处至今,这种感情仍然没有丝毫改变,对这份感情我觉得很幸运。至于大学里也去追过其他女孩,那都是扯淡而已。

还记得上大学的第一天,班主任李玉芬老师介绍班干部的,弦儿出现的时候我眼晴突然一亮,只用了一句话来对她进行了评价:“这女孩长得水灵灵的”,或许在那个时候,我对女孩最高的评价就是“水灵灵”三个字了,这话后来我在全班同学面前都公开讲过。说实话,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得爱情是什么,弦儿在我心里是特别的,只是对她发自内心的喜欢,没有一点私心杂念,只是想上课的时候给她占个位置,她能坐在自己的旁边就行,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单纯,我们之间的友谊才得以如此长久。对于弦儿的这份感情,我没有遗憾只有庆幸。

师大的中文系是大班,从大三开始全班有120多个同学,其中原班80个,另外40多个是各地区师专优秀学生选拔和在职教师培训的。以至于到后来大学毕业之后我都还有一些同学没有相识,现在真正能够记住并联系的,应该不会超过20个,能够有事想起打个电话的,也就那几个人而已。

大学四年时光,和弦儿在一起疯玩的时间还真不少,吃烤串、看电影、逛大街,甚至逃课到处疯跑。说起逃课,我不得不说,那时我们教室只有110个座位,而我们班学生有120个,但据我观察,我们班教室四年从来没有坐满过,当然得除了考试之外。我、弦儿和金峰、小杜还有草草这几个是属于经常逃课的到处疯玩的那种。

记得有一年我们去都匀金峰家玩,在都匀呆了好几天,把都匀的好玩的全部玩了个遍,好吃的全部吃了个遍,大家一起赶火车、一起熬通霄、一起打地铺、一起做饭吃的感觉,真的就象是一大家兄弟姐妹。还有一次我们几个逃课去水城弦儿家,吃水城烙锅,喝山城啤酒,那才叫爽,至今为止我一提到水城烙锅和山城啤酒就感觉特别亲切,也非常怀念,只是又有好多年没有去过水城。当然在这些人生的旅途中,也曾经有许多刻骨铭心的故事至今仍然难以忘怀。比如有一次我们在火车上疯,突然间弦儿对我说:“我一嘴巴给你甩过来”,当时把我整得一愣一愣的,其实心里巴不得她一大嘴巴给我甩过来。还有一次是大学快毕业的时候,那年下一直持续很久以致造成了城市内涝,弦儿说了一句“今年的雨水好多哟”,而可爱的金峰马上接了一句“今年是猪年”,至今为止我仍然没有理清雨水好多和猪年之年的逻辑关系和因果关系,或许应该还是有的吧!细细回味,在贵阳行走的四年日子,象这样毫无逻辑关系的对话还有许多,如今写成文字,也算是对过往的一种追忆吧。

大学四年,看电影也算是我们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一般情况下我们会在大十字那两家电影院看,记得一家是人民剧场,一家是百花影院。有好多经典电影都是那四年和弦儿一起看的,有《魂断蓝桥》、《简爱》、《红与黑》、《廊桥遗梦》、《乱世佳人》、《罗马假日》、《音乐之声》等等。想想毕业参加工作以后,似乎就真正很少走进电影院看场电影了,毕业22年,看的电影可能还真不足十部。

说到大学的吃,我们最喜欢是两个人。一个是生活委员金峰,因为他那里有永远用不完的票,可以随时接济我们不够用的。一个是草草,因为草草家住在贵阳,每个月发补助的日子就是我们改善生活的日子,她经常会把她一个月的补助让我们改善一天的生活,记得当时学校里面最好吃的有一样菜叫“脆皮四季豆”,大学毕业后就再也没吃到过那种感觉了。

在我们这一帮子人中,其实最能吃的是弦儿,算得上是个“吃嘴”,从师大到喷水池,从喷水池到大十字,可以一路吃过去。我记忆最深的就是弦儿居然一次吃了80串烤羊肉串,那么小个人,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那个时候我们除了疯玩,其实也是挺上进的,我和小杜一起做过生意,到各个高校去卖磁带。小杜、我、弦儿还在贵州人民广播电台做过兼职,金峰和我还在外边做过家教。记得弦儿在电台兼职播音的时候要很晚才能回学校,我只要有时间一定会去接,风雨无阻。如果我没有时间,金峰或者小杜也一定会去接。不为什么,只是怕弦儿一个人晚了回校不安全。

“走吧,女孩,去看红色的朝霞,带上我的恋歌,你迎风吟唱,露水挂在发梢,结满透明的惆怅,是我一生最初的迷惘”。或许,这就是那时我们最内心的向往吧!

四、和小杜学吉他

小杜是我大学的同学,进校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想到我们会成为一辈子的铁哥们。小杜是贵阳本地人,是地地道道的城市人,从成长的状态和环境来看我和他确确实实存在极大的差距。从我当时的思维状态来讲,我和小杜成为好哥们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人生就是这样,在我认为可能性几乎为零的情况下,由于种种机缘巧合,我和小杜、金峰、弦儿、草草等几个居然成为了这一生都不离不弃的好朋友、铁哥们。

对于音乐我基本属于乐盲,不识简谱更不识五线谱。小杜、金峰和我都是317寝室,当时317寝室一共就八个人,除了我们三个,还有年龄比我们年长的老大哥方忠、公子哥付强、装深沉的伟奇以及老夫子陈丹等,后来又断断续续的走一些来一些,印象都不是太深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性格,金峰属于典型的好人,是班上的生活委员,管生活费的发放,他手中随时都有多余的饭票,以至于他成了我们班所有的最喜欢的人,一说话就一个笑。小杜和大家接触的时间不多,因为平时住在学校的时间本来就少,放学了就直接回家,到寝室就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床上。我要么在外面到处乱跑,要么就呆在寝室睡觉。

已经记不起什么缘起,我会和小杜一起学吉他。当时寝室两个人会吉他,一个是小杜,一个是伟奇,但感觉两个也算不上内行,都只是略知皮毛而已,好象弦儿也会一点点。基础知识、单弦、和弦,一样一样地学一些,后来居然也能伴奏一些曲子。还记得那时候大家一起弹唱张雨生的《大海》、王杰的《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姜育恒的《跟往事干杯》,老狼的《同桌的你》、《恋恋风尘》,还有《童年》、《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等这些那些年流行的歌曲,至今一听到这些歌曲的旋律就会受到触动。小杜大学的时候是个才子,作词作曲的《艺海星空》本子,至今我仍然保存着。

就在前不久的一天晚上,天刚下过小雨,满街都是灰尘被雨打湿的味道,天气微凉,我走在大街上,忽然之间从一间门店内传出一阵悠扬的歌声:“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黑暗之中沉默地探索你的手,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明天的我又要到哪里停泊,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黑暗之中沉默地探索你的手,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明天的我又要到哪里停泊,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心中的火再没有一点光和热,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昨的梦会永远留在心中”。我的思绪瞬间回到了二十五年前在贵阳街头的情景。二十五年啊,也只不过弹指一挥间的事情,那时的孤独是未知心事强索愁的年少轻狂,而现在的孤独是经历人间繁华和人情冷暖之后的深刻体验……

那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能够被一首老歌打动,那是因为这首歌是当年我们一起弹唱过的歌曲,是我们这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深切记忆。或许真的是时光催人老,岁月不饶人的缘故吧!

深秋的窗外雨仍然哗哗地下着,已经有了深深的凉意,记忆的深处飘来幽幽的歌声,Will you stell love me tomoorow?我想,这于我们那段时光而言,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五、和文渊考研

文渊是我高中同学,和我一年上的贵州家学院经济管理专业。大学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华南农业大学经常管理继续深造,之后就职于广东省信用联社并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为了爱情选择回归贵阳,就职于贵州省信用联社即现在的贵州农村商业银行。在我高中的同学里面,文渊是学位最高的一个。

我这里要讲的就是大四那年,我和文渊一起复习考研的故事。

我不知道文渊考研的目的,估计应该是想深造学点东西,但我考研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到苏州和杭州那一带去体验体验“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感觉,就是想去看看苏州和杭州的美女。其实很多年后去苏杭,感觉也不过如此,美女还不如我们贵阳和遵义的漂亮。

那年考研我报考的是苏州大学汉语言文学系中外比较文学专业,我和文渊在贵州农学院那边租了个房子,寒假假期都不回家,就在那里复习应试,我们两是同处一室同睡一床。文渊最不地道的就是,他当时长疥疮,但他没有给我讲,以至于后来我也长了疥疮,全身发痒,尤其是在睡觉的时候,那个难受的感觉至今我仍然记忆犹新。

后来考研成绩出来,文渊总成绩315分,我的总成绩310分,只悬殊了5分的差距,我总结的结论就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做法还是不如平时就烧香的。后来文渊考上了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生,之后博士,之后人才引进回省城贵阳,而我大学毕业之后就回到县城之后又流落到了偏远的乡下。其实当时我的分数也不低,达到了苏州大学我报考专业的录取分数线,而且我的专业成绩还非常不错,特别是文艺理论我的分数是85分,在考研的专业成绩当中绝对算是数一数二的成绩,可惜的是我的英语成绩只有30分,要是英语成绩再多15分的话,我也能能够顺利进入苏州大学深造,如果那样,我的人生或许又是另一番模样吧。

关于和文渊一起考研,记忆最为深刻的就是:他把一身的疥疮传染给了我,让我狠狠的痒了好几个月,而他在几个月后,却一身轻松地走进了华南农业大学的经济管理学院。我只得打起背包,回到了遵义这片土地,和老张、国庆、康二、艳丽、尔波、刚勋、明淑等同学们一起,开始了我们的另一段平淡但也不缺少故事的人生。

六、结 语

最近一段时间,有两件事情深深震撼了我。

一件事是央视最近播出的《人生犹如一张A4纸》,另一件事是有一天晚上走在大街上突然听到王杰的歌《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总是有点容易感动,情绪一直低落甚至一度跌入低谷,这是我参加工作二十我年来不曾出现过的。曾经有天给弦儿讲我现在的状况,弦儿说我有抑郁倾向,要我特别注意。按我的性格、我的心态,应该不会这样,但事实就这样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人生如果活75岁的话,总共也就900个月,用一张A4纸,画一个30×30格子网,人的一生便在其中了。一个月对应一个格子,算算自己,经历的已经占了五分之三,而余下的人生只有五分之二,想想都觉得恐惧。

年过不惑之年,之前也思考过生命、思考过人生、思考过时光,但从未如此震撼过。没曾想我们的一生,你花了多少时间学习、你花了多少时间工作、你花了多少时间陪父母、恋人、孩子,你花了多少时间做毫无意义的事等都一目了然地摆在面前。

其实人生真的很短,几十年只不过转瞬即逝的事情。在这一生当中,我们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无论欢乐忧伤,无论相遇离别,无论成败得失、无论是非对错,这一切都是人生常态,经历了就成熟了,成熟了就老去了,老去了最后就消失了,任何生命个体最终都会回归于尘土,无论贫富贵贱。突然间有一种看破生死的领悟。

另一件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无意间看到《共青团中央》公众号里的一段五分多钟的视频《云聚会》,突然有泪崩的感觉。视频里说:曾经,我们认识的人很少,好朋友就三四个,但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如今,我们认识了越来越多的人,圈子越来越大,心里却越来越孤独。看看我们的、微信、电话通讯录,哪一个不是成百上千个好友,但仔细清理发现,一年当中可能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联系人没有通过电话,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好友没有聊过和微信。

生活真的不易,余生也不漫长,愿时光能缓,愿故人不散;愿你惦念的人能天天和你道晚安,愿你独闯的日子里不再孤单。这或许也是我对周遭朋友们最真诚的祝愿吧!

(2018年国庆于遵义南白)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sanwen/vhnpskqf.html

行走在贵阳的日子的评论 (共 9 条)

  • 听雨轩儿
  • 心静如水
  • 红彤彤的曙光
  • 孙逸华
    孙逸华 审核通过并说 我本来以为我是读不完的,但却轻松的读完了,看得出笔者倾注了很多的感情,虽然有些事情显得不雅和平淡。人生好像被传统的意识分为了所谓少年青年中年老年等阶段,但我个人觉得,这种分类只是用以年龄的区别,而非真正衡量一个人真正的状态。因此,即便年华老去,却依然可以拥有年轻的心,这样的意识足以让我们对抗生活里的风雨。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美文,佳作。点赞,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南山采菊

    南山采菊回复@豫原:谢谢!

    赞(0)回复
  • 红彤彤的曙光

    红彤彤的曙光拜读了,曙光向作者问好!

  • 南山采菊

    南山采菊回复@红彤彤的曙光:谢谢!问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