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门前的两株树(原创)] (一)父母门前的小院子里,栽种着许多花木,院墙的西南角… - 注册送38体验金_注册送体验金网站大全_注册送58体验金
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母门前的两株树(原创)

2018-06-11 18:43 作者:曲径通幽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父母门前的小院子里,栽种着许多花木,院墙的西南角是用砖头砌成的一个扇形花池,苗圃周围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各类花卉盆景。

当然,我在这里要重点介绍的,是那扇形花池里的两株树:一株是靠南边院墙的栀子树,另一株是直立于苗圃中央的桂花树。

院子里有了这样两株树,真的颇有些意思,而且是颇耐人寻味的。你看,它们一高一矮,一肥一瘦,一个谦逊地斜卧在花池一榜,一个傲然挺立于群花中央……仿佛处处都形成鲜明的对比。

每当我看到父母院子里的这样两株树,就会哑然失笑、遐思翩翩:父亲为什么要栽上这样的两颗树?究竟有何用意?还是纯粹的巧合?……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否定了所谓的巧合一说。

(二)(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每年端午节前夕,那株栀子树都会抢先绽放,仿佛要给端午节制造出一种特殊的节日气氛来。而那些洁白无瑕的花朵,也总是会唤起我许多美好回忆

多少次,我像一只蝴蝶,在那满树的栀子花旁徘徊、欣赏,贪婪地吮吸着那浮动在空气里的暗香,久久不忍离去。

多少次,我折回到那幻般的童年时光:遥远的山村,低矮的平房,房前屋后都栽种着大片的栀子树,天一到,那漫山遍野都浮动着栀子花香。我跟伙伴们一起在那片花海里玩捉迷藏,总是玩着玩着就再也找不到他们了,到最后都是我一个人忐忑不安地沿着那条花间小径回家……直到现在,我都弄不清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的记忆

那些完全盛开的栀子花,像一团一团洁白的棉花,让人感到圣洁和美丽,舒适而且温暖;而那些还未绽开的花骨朵儿,则像是一个个含羞的少女,把自己躲藏在那一片片肥大的绿叶后面,煞是可

美的是那半开着的栀子花,花苞儿微微地鼓胀,仿佛藏着许多心事;花蕊半开半闭,像喝醉的眼睛。而那绿袍底下露出一圈粉白色的花边,仿佛要向你透露出一点两点心事,然而,你若凑近,她却又什么都不说,有着一种欲说还休的妩媚。

我伫立于花旁,看看这朵,摸摸那朵,感觉每一朵芬芳的栀子花都是一首清丽宛转的小诗,发自内心地喜欢它们。

母亲看我对这些栀子花喜爱得如痴如醉,就会说上一句:“你看这傻孩子,还是像以前一样,一心地痴爱着栀子花!”这时,父亲站在一旁不说话,别人也许并不知道他心里是咋想的,不过,我可以看到他眼睛里有着一种不屑一顾的神情,他似乎觉得喜爱栀子花是一种小家子气,终究是没什么出息的。

我刚一离开,母亲便快速地摘下了一大盆栀子花,有的花枝上还带着碧绿的叶子,说是让我带回去用清水养起来慢慢欣赏的。父亲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终于说出了非常经典的一句话:“那栀子花在乡下随处可见,它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泡茶喝,有何用处?”

我头也不抬,仿佛并没有听见父亲的那一声嘟哝。只是看着那些被活生生地摘下来的栀子花,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痛。我嗔怪母亲不该把这好好的花儿给摘下来,但又不忍心惹母亲不高兴,也就只好强颜欢笑,把这些花儿都悉数收下了。

(三)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父母院子里那株桂花树就要开花了,桂花不像栀子花那样的转瞬即逝,它的花期很长,从夏天一直要开到秋天

桂花那细小的颗粒虽不惹眼,但是,它的那种清香味儿却是很招人怜爱的,据说现在有许多香水就是从桂花中提炼出来的。

桂花开放的时节,那小院子里便终日弥漫着桂花的芳香。而那芳香味儿也总是隐隐约约,时断时续,恰如一个妖冶的女人,最懂得如何吊人胃口,抓住人心,她不会一下扑进你的怀里,而是以退为进,欲迎还拒,总是让你对它那特殊的芳香气味欲罢不能。

父亲好像很喜欢桂花的这种芳香味儿,花开的时节,他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进进出出都要深吸几口气,尽可能地捕捉到一些空气中的桂花香。而且,父亲总是赞不绝口:“多么好的桂花树!多么怡人的清香味儿!”

当邻居或者过路人夸奖那桂花树的粗壮,或是夸奖那桂花的芬芳时,父亲便感觉到脸上很光彩,一种无比骄傲的神情便会在脸上自然地流露出来。

当然,更主要的是当这些桂花都成熟了的时候,父亲就会把它们全部收集起来,晒干,用来泡茶、泡酒。父亲说,桂花茶是一种很高档的茶,桂花酒更是一种难得的好酒。

有好几次,我看见父亲抬起头,默默地仰视着那棵高大的桂花树,此刻,在他的心里那棵树就是整个世界吧。他感觉到那株树比自己要高出一大截,每每须仰视才能见其枝叶。

父亲并不因自己比那株桂花树矮而感到自悲,反而会为之高兴,为之自豪。因为那株树是他亲手栽种的,他便觉得树的荣耀也是他的荣耀,仿佛人家夸奖那树就是在夸奖他似的。

等到父亲把那株桂花树欣赏够了之后,他也会把目光慢慢地转向旁边那株低矮的栀子树上。而这时,他的目光便不自觉地由自豪变为怜悯——怜悯它的低矮,它的丑陋,当然,更多的是怜悯它的无用(无实用价值)。

我一直在想,父亲内心深处是否后悔,后悔当初不该把这么一株“无用”的栀子树种在自家的院子里,现在若要把它铲除掉却又于心不忍,毕竟已经养过这么多年了,要说没有一点感情也是不可能的吧。

有一次,我对父亲说:“,每一种花木都会有每一种花木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不要用同一种标准去衡量它们……比方说,如果你转换一个角度,只单纯地从美学的观点出发,你就会发现那株栀树真的是很美很美的,而那株桂花树反而显得很平常的了。”父亲很固执地摇了摇头,完全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四)

去年旧历年底,我和父亲之间因彼此思想观念上的差异,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

我不无遗憾地说出父亲今生不是我的知己,永远都不会懂我,我说,我们之间只能维持着那种普通的父子关系。

我又进一步指出,我和父亲之间“三观”不合,但又谁也改变不了谁,所以,只好彼此保留自己的意见,不要去试图说服对方。

父亲表面依然很平静,内心却波涛汹涌,我知道,在那一刻,他心里一定在恨我,恨极了我。

阴郁的日子过后,天空又晴朗起来了。那天是周末,我怀着几分忐忑不安的心情去看望父母,一进那院子,我便感觉有几分不对劲了,因为,那株熟悉的栀子树不见了。

只见那株桂花树依然高昂着头颅,挺立于花池中央,被一圈花儿紧紧地围绕着,有种众星捧月的优越感,越发显得高不可攀了。

我赶紧一头冲进屋子,迎面碰上母亲,我来不及打招呼就急切地问:“妈,院子里那株栀子树哪去了?”母亲望着我,好半天才说:“被你爸砍了。”“为什么?为什么要砍了呢?……”我有点歇斯底里了。“你爸说那株树不仅长的丑,又没实用价值,所以就砍了。”母亲也依然是一脸平静的样子。

我再也不想说什么,只是一口气跑回自己家里。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父亲究竟是如此世俗至极?还是因为生我的气而迁怒于那株可怜的栀子树?……我无奈地摇着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五)

某天,我突然间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农历五月是我的生日,也恰恰是栀子花开的季节;农历八月是老大的生日,正好是桂花飘香的日子。

就在那一刻,我听见了一颗心轻轻碎裂的声音……

2018年06月09日,宿松。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sanwen/vhcxrkqf.html

父母门前的两株树(原创)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