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拜谒三苏园

2018-11-06 12:46 作者:千铁具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中国有两座峨眉山:一座是四川的峨眉山,一座是河南的小峨眉山。在中国文学的天空有三颗光耀古今的巨星——苏洵、苏轼、苏辙,人称“三苏”。四川眉山的三苏园是巨星升起的地方,河南郏县三苏园是他们的英灵安息之所。四川眉山的三苏园因道阻且长,我还没有机会前往瞻仰,利用国庆节放假,我独行郏县,专门拜谒了仰望已久的三苏园。

十月二日早上七点钟,到达三苏园。因时间早,园门尚未开放,只好在门前广场徘徊。向北眺望,三座山排列,中间一座高而大,左右两座小山逶迤而下,曲线均呈弧状,活脱脱一副美眉——小峨眉山,信然不虚。三苏园就坐落在小峨眉山下。它背依小峨眉山,面对汝水平川,翠柏蓊郁阴翳,的确是风水宝地,作为三苏英灵安息之所,最为相宜。三苏园的大门由三座牌楼组成,飞檐峭壁,气势恢宏。“不须把酒问青天魂归中顶山父子三人同醉月,何必挥毫游赤壁笔蘸汝河水文章百代恰逢源。”观楹联,思三苏,背苏诗。

终于等到园门开放,急切地进入三苏园。循着环绕东坡湖的林荫道,一路西行,便来到了东坡艺苑。进入苑门,迎面立壁上是苏轼背立在山水间的画图,形神潇洒飘逸。艺苑中竹木扶疏,秋花绽放,秀雅可人。建筑为仿清古建,回廊、折廊曲折,堂有“明月”,亭有“清风”。廊壁石碑上刊刻苏东坡手迹四十余幅及历代名家所书苏轼前后《赤壁赋》。苏轼之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东坡之书,“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细细观赏名家书迹,咀嚼苏文英华,遥想东坡清风明月、一叶扁舟游赤壁的妙境,我似乎也感觉身上的艺术细胞在蹭蹭生长,人也飘飘欲仙了。

沿着林荫道继续北行,前边到达“广庆寺”。据介绍,广庆寺由北宋仁宗敕修,南宋高宗诏以旌贤广惠寺为名——不知为何,山门上书的却是广庆寺。此后,寺内僧人每逢秋大祭和苏轼、苏辙忌日都要举行仪式,为他们祈祷安魂。寺内古碑记载:“郏邑西北有上瑞里峨眉山,苏坟在焉,广庆寺因而达焉。寺因坟而大显,坟因寺而永祀矣。”由此也就形成了广庆寺的独特之处:一进三院,寺祠合一。进山门,前院是天王殿,中院是大雄宝殿,后院是三苏祠。寺内古柏翠竹,素雅清幽。三苏祠内供奉元代所塑的三苏泥塑像,老苏居中坐,大苏、小苏侍坐两边,栩栩如生。肃立——顶礼——膜拜。父子三人文章同列唐宋八大家,煌煌盛哉!试想,中国文学史的天空如果没有三苏父子,那将会暗淡几许?赞叹:“在天为星辰朗照千秋万代;在地为河岳滋润万树千花。”

拜谒过三苏祠,出东侧门,进入东坡碑林。碑林由大江东去碑园、东坡诗词碑园、礼赞碑园、文赋碑园组成,二百位书法家书苏轼诗词文赋一百余篇;尤其壮观的是一百位书法家以不同书体、不同风格同书《念奴娇•赤壁怀古》一百幅,真草隶篆行,诸体悉备;磅礴俊秀异彩纷呈。浩荡飘逸的苏文苏诗,配以墨香、柏乡、竹香、桂香令人陶醉流连,不忍离去。

离开东坡碑林,顺着翠柏夹道的金蛙道继续北行不远,就到了三苏坟。三苏坟背依小峨眉山中间的那座山——中顶莲花山,坐北朝南。三苏坟大门前神道两侧古柏苍秀,排列着石人、石狮、石马、石羊等石像生,仪仗齐整。坟园大门是明清式,楣题三苏坟,是启功先生的手笔;两侧楹联为“一代文章三父子;千秋俎豆两峨眉”。进得园门,是一座石牌坊,是明代所建,额题“青山玉瘗”;楹联镌刻苏轼因“乌台诗案”而被系乌台狱中时写的《狱中示子由》诗中的两句诗:“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独伤神。”再前行是祭祀三苏的飨堂,额题“千秋敬仰”,楹联书“大川石山存千古英灵之气,皇天后土知一生忠义之心”。飨堂门前分立“仰望东坡”、“诗魂”石碑和几通古碑。过了飨堂,即是三苏坟茔了。在翠柏的掩映下,三坟冢一字排立,坟前立石碑:中为“宋老泉苏先生墓”,东为“宋东坡子瞻苏先生墓”,西为“宋颍滨子由苏先生墓”。每座坟前都分设石供桌、石蜡台、石香炉。三苏英灵安息之地,朴素、清幽、肃穆。肃立——鞠躬——怀想。当年苏洵携弱冠之苏轼、苏辙兄弟入京师,二子科场得意,兄弟联芳,父子三人名声赫然,声动天下——人们尊称苏洵为老苏,苏轼为大苏,苏辙为小苏。正如苏轼后来所言:“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兄弟二人此后的道路却是风日相兼,晴雨相伴,一路坎坷,“致君尧舜”,难于上青天。难得的是他们初心不改,无论是在朝堂还是在州郡,腾达还是被贬谪穷蹙、忧国民之心始终不渝。三苏父子的文风正如他们的性情——“凝炼老泉,豪放东坡,冲雅颖滨”。父子三人,尤以苏轼最为卓著;人格风采,诗词文赋最为璀璨。国学大师王国维评赞:“三代以下之诗人,无过屈子、渊明、子美、子瞻者,若无文学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故无高尚伟大之人格,而有高尚伟大之文章者,殆未之有也。”苏轼文可颉颃韩柳,诗可雁行李杜,词称苏辛,书名苏黄米蔡,丹青也自成一家——苏诗、苏词、苏文、苏赋、苏书、苏画——照古腾今。足迹所履,皆为名迹;笔墨点化,顿成名胜;啸傲歌咏,江山为诗。旷世奇才,苏轼!文化巨擘,子瞻!旷达飘逸,东坡!(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天上三星灿烂,地上三坟肃穆。“鹤骨霜髯心已灰,青松合抱手亲栽。问翁大庾岭上住,曾见南迁几个回?”当年苏轼被蔡京、章惇之流迫害,先贬广东英州,再贬惠州,直至海南儋州,意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苏轼九死南荒,被贬七年后幸遇赦北归,次年七月,由于瘴毒大作,病暴不起,卒于常州。早年,苏氏兄弟曾经数次经过小峨眉山,爱其山清水秀,酷似家乡峨眉山,遂相约卒后葬于此处。苏轼初得病,曾经致书苏辙:“即死,葬我于嵩山下,子为我铭。”苏辙接到书信后哭着说:“小子忍铭吾兄!”苏轼逝世后第二年闰六月,苏辙与苏轼之子苏过,将公舆梓安葬于汝州郏城钧台乡上瑞里——即今之苏坟。苏辙因难忘与兄长的手足之情,不忍心让兄长独眠他乡,便嘱其妻子待自己死后,也葬此地与兄作伴。后十一年, 苏辙卒于颍昌,遂葬于此,称“二苏坟”。至元代,郏县县尹忧苏洵独在西蜀寂寞,遂建苏洵衣冠冢于大苏小苏二冢之间,人称“三苏坟”。

苏氏弟兄,手足情深,古今楷模。子瞻寄诗子由:“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嫦娟”。“吾少知子由,天资和且清。岂是吾兄弟,更是贤友生。”“与君今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子由铭子瞻:“抚我则兄,诲我则师。”诗寄兄长:“谁将家集过 幽都 ,逢见胡人问 大苏 。莫把文章动蛮貊,恐妨谈笑卧江湖。”他们是手足兄弟,是切磋学问的师生,是诗词唱和的良朋,是政治上荣辱与共的益友,是精神上相互勉励安慰的知己。临逝世前,苏轼对友人钱济明说:“惟吾子由,自再贬及归,不及一见而诀,此痛难堪。”东晋时,王羲之的小儿子王献之去世了,子敬的兄长王徽之前去与他诀别。“子敬素好琴,便径入灵床上,取子敬琴弹,弦既不调,掷地云:‘子敬!子敬!人琴俱亡!’因恸绝良久。月余亦卒。”苏轼之叹与王徽之掷琴之呼,可谓千古“悌”表。“孤负当年林下意,对床夜雨听萧瑟。”早年的退归林下,诗酒相乐,夜雨对床听雨之约,二人终身念念不忘,可惜泥鸿爪,东西南北,生时一直没能实现,死后终于在小峨眉山得酬夙愿。三苏坟园内古柏蔽日,有二神奇之境:一奇,其中五六百棵柏树无一例外都是倾斜着向西南方向生长。想必是树木通情,表三苏遥望眉山思念故乡之情,人称“思乡柏”;二奇,为郏县八景之首的“苏坟夜雨”。 据说,每当夜晚月明星稀,古柏森森,耳中可闻风雨萧瑟,如歌如慕,如泣如诉、高高低低,丝丝缕缕,绵绵不绝。细察,“则风虽紧却不吹衣,雨虽骤却不湿襟”——神哉,苏坟夜雨!人说古柏有灵,以酬东坡兄弟生时未能实现“对床夜雨听萧瑟”的遗憾,我却相信这是三苏父子在峨眉山月下对酒弄瑟,诵词吟诗。现在正是中秋秋月皎洁,是欣赏苏坟夜雨的最佳时节,可惜我回程的车票已预先买好,不能久停,只好遗憾而归了。

“数天下文章大小峨眉分一半,论才中父子风骚笔墨让三苏。” 千里奔波,走近三苏。我在三苏园中流连,我在三苏坟前拜谒,我在苏诗、苏词、苏赋、苏书中沉醉。我想,读了一天的三苏,沐浴了一日三苏的文华慧雨,临走了,不能不写点儿什么,一来以记此次独游之感怀,二来也是想请三公指点指点。于是,大着胆子,学填一首《江城子•拜谒郏县三苏园》:“心香一瓣上郏城,魂萦,谒苏茔。云淡霞明,秋宇碧莹莹。蛾月娟娟天所画,弯弯怜,黛青青。三苏坟上吊先生,仰英灵,古今情。龙虺笔惊,侧耳妙文听。古柏齐齐西蜀望,千秋恋,旧家楹。”小子愚陋,水平太差,不成样子,祈望东坡公莫笑,梦中教我写诗填词作赋。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sanwen/vermskqf.html

拜谒三苏园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