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记忆中的小河》

2018-04-13 16:30 作者:荷塘月色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记忆中的小河》

回想儿时的记忆,就是家乡的那条河,它时不时的出现在我的里。虽然没有长江一泻千里的雄姿,没有江南水乡的浪漫和神秘,却有小桥流水的温婉和缠绵。这条河在村子的西边,横穿南北,也是那里的主干河,在它的顶上方有个像湖一样的塘,当地的农民都叫它“大灌塘”,还设有农灌站。每到农民插秧需要灌溉的时候,水就从这条河输送到四面八方,它有多长我不知道,只记得河水波光粼粼,激流滚滚,左弯右绕的流向远方。

也是庞大的民工队伍从平地上一筐一筐挖出来,为了确保畅通,每年都要大清一次,两岸没有茂密树林,就连杂草都很少。河的脚下交叉着东西河,在东西河的桥孔上面是延着河岸的南北桥,这条长50米一尺宽的小桥,是我去外婆家和县城的必经之路。那个时候落后,到处都是荒草窄埂,不从这个桥就要绕很远的路,所以没次走到桥头,看到下面的河水,腿肚子就像弹棉花一样擂鼓,每次恐慌很久。最后还是慢慢爬着过去,直到外婆去世,只有偶而去城里才经过一次。

学校还在河的西边,一座东西桥连接去学校的路,秋从桥上经过,都看到大人孩子在水里玩耍,婆婆媳妇们在河边洗衣服,耕种的老牛在河边饮水。天到了,小河的河面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或许是因为现在全球气候变暖的缘故吧,总觉得那时候特别冷,小河那冰结得,比现在的溜冰场要好一百倍,那可是当时小孩们冬天最向往的地方了。你推我一把,我拉你一下,或者干脆从岸边跑着直接滑到冰上,一下子就能滑好几米,就连最胆小的我上学也和小伙伴们一起从冰上走过去。

河的左边紧挨着村子,分为三个生产队,我住在最东边的队,二丫住在靠河边的队里,那年二丫九岁,比我小两岁小两级,在上一年级。二丫的爸是做贩小猪的买卖,那个时候生活很苦,有个做生意的爸爸应该说比别人富裕些。但听说她爸不顾人,赚两个小钱都送给茶馆小饭店,二丫和哥哥母亲三个人过得很苦,穿的衣服比我们还破。她哥哥和我在一个年级,所以上学经常能遇到。有天早上上学听到哭声,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二丫放学在冰上玩耍,掉冰窟窿里淹死了,因为冬天大人为了洗衣服,拿榔头把冰砸个大窟窿,在上面洗衣服,尽管一会冰又结住,经常被破开已经经不住人踩,二丫不小心就这么掉了进去,二丫的妈妈从此哭瞎了双眼。

家乡的小河有着人一样顽皮的性子,能粗野和奔放,能婉转和缠绵,也能蕴酿胆寒的悲情故事。云烟过眼,云帆落尽,一晃过去几十年。随着改革开放,乡村路路通,农民的生活富裕起来,年轻人陆陆续续搬到城里那光着屁股的男孩笑声也没有了。我看到小河开始变的越来越瘦小,从田地包产到户,公家的农灌站不存在,也没有再清理淤泥。虽然还是满河的水如同老天爷洒下的汗珠,从四面八方积攒到这里,孕育着一代又一代生命(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小河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河两边的杂树乱草覆盖了一半的河面,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宽阔体魄和清澈的河水,淤泥早已把河底堆砌得浑浊不堪,早没有了往日的矫情和汹涌澎拜,有的只是沧桑洗礼后的沉稳。现在我每次回去看望老妈,从那条河经过都要多看几眼,二丫的模样早已模糊,这条河却永远留在记忆里。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rizhi/vyxurkqf.html

《记忆中的小河》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