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栀香●日记] 我的栀子,今年又开花了!真香!在前院就能闻到这后院飘散… - 注册送38体验金_注册送体验金网站大全_注册送58体验金
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后院栀香●日记

2018-06-04 12:37 作者:浪子狐  | 7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栀子,今年又开花了!

真香!在前院就能闻到这后院飘散流动的沁香芳甜。三根主枝,今天开七朵了,还有好多个苞蕾呢。没敢仔细数有多少个,怕点数的时候,手脚笨拙的我不小心弄坏了、弄疼了她。记得去年,她第一次开花的时候,整个花期,累计也只有六朵。此时,忍不住拿起笔记下她入驻我家的经历。

2016年正月初七晚,少年时代的同学小聚。气温很低,心里倒是感觉天提前来临了。闲聊往事中,不常来往的同学提起我家后院的那株栀子花树,问我花树还在不在。遗憾的是,当年为了建洗手间,那株栀子花不知道被移植到哪里去了。同学们的问话,勾起我对往事的温馨回忆,回忆起那栀子花树边一个个简单、平凡、快乐的一家几口朴素的日子!那少年时代啊……

没有栀子花的日子里,浪子在外想家了或提到花草,那株栀子花总会出现在脑海。漂泊的日子,后院的栀子开了,老妈总会叫姐姐把最漂亮的摘两朵,晒干,夹在书本里寄给我。我把她们都珍藏在路遥先生的《平凡的世界》里,算是一路芳香吧。回归故里那两年里,时时觉得这后院缺少了什么。似乎,冥冥中认为,这后院这位置,从来就应该是栀子花的领地。一直想在这后院再栽棵栀子花,很想!但一直没做!

繁杂尘嚣,如烟氤氲,回头看看我们走过的路,有时候会错觉不是自己的旅程轨迹,如如幻。很想做的事,很想说的话,很想见的人,往往都仅仅是留在念想中,在自己的灵魂深处存在着。经年过后,给自己留下几多遗憾、几番喟叹。

借着酒兴,我和老同学们说出了我早想再栽棵栀子花的打算,并请他们帮留意一下,哪里有合适的栀子可以弄到,感激不尽!当然,这“合适的”三字意思是是对栀子花的要求:1、不要盆栽温室型的;2、不要海梔;3、不要浓香型的;4、不要小朵的。(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正月初九清晨,气温零下三度,不到八点,我还在后屋睡大觉。同窗杰哥上班“顺路”送来了这棵栀子,让老妈不要叫醒我,留话说这栀子应该是我想要的。老妈顺手就把花树栽在前院我自砌的小花池里。正月过完,发现花池里多了棵小树,问起老妈她才告诉我这事儿。人到一定时候,记性有点缺东忘西,是在所难免的。那几天,我进进出出,会亲访友,不可开交,也没心思去注意花花草草了。这棵栀子就这样入驻我家。那个春节期间,我的家里多了一位新成员我都不知道。也应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最亲近的最容易忽视。

至今还感到不安的是,春节那段时间同学聚会比较频繁,几次都见到了杰哥。他没提有关送花的一个字,不知情的我,自然也不可能及时对他说声谢谢!我们的一生中,肯定有许许多多类似的阴差阳错,大过和小错不断地随着历史的脚步衍生,促就了多少恩恩怨怨?有的人在意、纠结,冥想苦思多多,怨怼满天;有的人释然、快意,顺其自然习常,安怡日月。生活,本来就会有这么多大小曲折之误,连绵不绝,就看我们怎么去悟了。当然,时间,也会终结误会。前日,见有文友发文在释解、赞叹母亲黄河的曲折离奇之美。不禁问自己:曲折是错误的吗?回答自己:不是!不要去管什么对与错,只有怎么面对曲折!谁敢说老年人记性差了是错?我能说杰哥的谦逊寡言、不计见待是错吗?

要说错,为这棵栀子花,我犯了一个错误:没考虑到她的生长习性和忽略了杰哥的留话,这棵美丽的花树差点在我手里枯萎毁掉……

原本是想把花树栽在这后院的,但老妈已经把她栽在花池里了。仔细问过老妈她栽花时的情况,树坑挖到花池底了,而且放了饼肥。又专门查过百度百科,地种的栀子花栽埋三十五厘米就可以。我想,这花池有五十多厘米高,栽植已经够深了;朝北的门户,栽在前院,采光比后院好得多。按百度和自己的养花经验,给这棵新来的成员,剪枝、施肥,精心呵护。肥料还是专门去乡下讨来的原生肥。在我养的十来种花草里,她和那十几盆金边吊兰可以说是最用心的。兴奋之余,满怀满意的期待,期待她早日泛新绿,抽新枝发新芽,茁壮成长,早日芳香庭院!期盼早日体验那逝远的少年心绪!

有了她,几年的心愿可以说已了!可以满足了!我感恩她来到我的世界生根陪伴,就是缘分。这缘分的纽带成形,来之不易,有我对她的臆想;有杰哥寒风中送花的体贴厚谊;有高堂辛苦植树的恩情。因为我的喜欢,关我的人初心诚待。既成心愿,何求良多?没有必要苛求一定要把她栽在原栀子花的位置,复制过去;没有必要她开的花会有多香、多好看;更没必要去拿她和她的前同胞相比。即使她不会开花,只要她健康成长,心里也不会再有什么遗憾,春暖,不一定必须花开。因为,至少我有幸拥有了她!因为,她的名字叫“栀子”……

高兴过后是不愉快。一个多月过后,不管怎么地用心伺候,她却日渐枯萎,叶子从上到下,渐渐渐泛黄,枝条干枯。问专业的花草师傅,说栀子花移植后的前两个月,新环境生长根系缓慢,有的品种枝叶有枯死的表面现象,其实是在长新根,第二年初才会开花。可等了三个月,已经有了完全枯萎的迹象。请花草师傅上门来看,他说这栀子马上就要丢了,建议我再换栽一棵。一看到她,一想到她,莫名的难言惆怅,失落感油然而生,随着日子逐渐加重,纠结不已。自己安慰自己,任其来去吧,反正我尽心了……

幸运的是,第四个月,她的生命危机才得到解决。同城同窗夏日郊游,路上,有杰哥同行,说起这栀子的情况。他反而歉疚地说:“我记得同阿姨特别说过,这个品种的栀子花不能盆栽。根,一定要低于地面。栀子花的采光能力很强,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很好养活的,最主要是地气。你那花池子是高于地面的。怪我,怪我没想到老年人记性差,这么长时间了,应该早和你自己说清楚的……”回家后的当天晚上,我就把栀子重新挖起,移植到后院里。那段时间忙着团队几个工种、职位的打散后的重新整合,移植后,没空伺弄她。再说,折断花树的分枝,几乎都看不见一点青色了,已经枯成那个样子了,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没想到,一个月后,眼见着嫩芽新绿泛滥枝干,一棵花树,一身生机。我的一颗心,也跟着活泛起来。

这个世界有很多解释不了的事情。说来有点童话感,很神奇。这棵花树从来到我家,她的的存活生长曲折,从时间上看是和我的新团队的成长经历,是完全同步的。闲时放纵思绪,发现这栀子也和这世上的人们一样,有灵性、有个性和必备生存条件。当下时代,不是特权高度集中时代,也不是分配时代,更不是纯粹交换时代。这个世界经过几千乃至几万年的文明更新,已经高速发展为一个个体给予和相互适应的自由时代。不是我们在这个世界拼命努力了,我们就能相对得到想要的什么。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越具体,人们各自的需求也逐渐从简单的物质条件生存向物质、精神综合需求转变,而精神生活的需求比例越来越大,人们各自的个性也越来越自我明显。我们给予了他人什么?我们给予的东西是否适合他人、适应环境?给予了他人最想要的、也是他人生存必须要的,我们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从栀子花的成长和团队的运营,浪子深深体会到这些。愿我的团队能长久存世、适世,个人能力有限,我不奢望它的未来有多发达、强大,只图它稳定、顺畅运营。毕竟,事业是一个男人最最疼爱的孩子。愿我的栀子,永远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我不奢望她一个花期能开多少多花,只图她能健康生长,生死陪伴。因为,栀子情结,是我的家情怀体现。

2017年年6月8号晚九点多,雷欲临,带着一身疲惫和应酬酒后的恍惚,浪子回到后院的房间,没开灯,倦在躺椅上,大脑不敢马上休息,要为9号要发生的事情竭力合计。妈妈还在前屋和阿姨啰嗦着我只喝酒不吃米饭的话题,高声问我吃饭没,我也懒得搭理。过了一会儿,考虑事情想得头疼,干脆就不想了,大脑似乎处于呆滞状态。半睡半醒间,雨下了起来,雷声雨声和它们带来的凉气一下子清醒了我。伴着这股夏日难得的凉爽气息,我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这股很好闻的味道被室外满天地的雨压挤进房子里,充斥着每个角落,舒张开倦怠的毛孔,肆无忌惮地沁入心肺,柔甜、醇正、淡雅,高致但一点儿也不张扬。这味道,如同梁实秋先生的文字,清新隽永、切实哲理,发人深省;这味道,如同史侍郎的隶书圆润和美、简洁中格,一塘涟漪;这味道,如同老妈的啰嗦,漫天盖地、万千操心,无可替代……

闻着的这味道,熟悉得在梦中似乎就能用眼睛看得见,看得见的味道!但,那会儿,刚从混沌中清醒的人,竟然完全忘记了这特别熟悉的味道是什么。如同老妈到处找剪刀,竟然忘记了剪刀就在自己手里;如同当年走在鄂尔多斯的大街上,不经意间抬头看一片白云静静地停在蓝空中,极低,竟然跑上楼顶要摸一下云彩;如同路遇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竟然互相忘记了问一下对方的电话……打开灯,卧室的、厨房的、卫生间的、院子里的所有灯,到处找这味道从哪里发出来的,就差没打开手电筒,直到看见栀子花,哑然失笑,哦,栀子花开了!

今年5月12号,发现栀子又开始打苞了,浪子开心得像个孩子,兴奋得有点张狂。第一时间告诉腾讯好友、向微博好友显摆、晒微信朋友圈,从那天起,就开始每天多看她几眼,期待花开,唯恐错过她的首开日。又暗暗笑话自己真是痴了、傻了,她开花了,她自然会用她的方式告诉我,眼睛真的可以看到味道吗?

【附】贴上微信平台好友的留言:

心有一抹香,夜太情长。相伴春与夏,日日暗思量。

相映月色冷,素雅亦端庄。笔下尘未染,诗心芳菲藏。

婷婷白玉影,疑是佳人裳。前尘依稀远,旧梦总徜徉。

岁月若静好,忍顾凋零殇。浪子天涯远,心有一抹香。

文/浪子狐 2018年6月3日 夜草(待修改)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rizhi/vpccrkqf.html

后院栀香●日记的评论 (共 7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