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雪后

2018-04-17 14:32 作者:新月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窗外的色,开始越来越深,伴随着轰轰隆隆地声响,火车已经离上一座城市渐行渐远,可是远方的光点却又开始密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向后退去,下一座城市的灯火 开始若隐若现。

天空从日落之后就开始下着毛毛,这会越发的大了,像一根根针,映着外面昏黄的光,时而又只能听到敲打车窗的声响,吞没在无边的黑暗里。

爸。”多么甜美的声音,动听,温馨,比这车厢的暖气更加的温暖。

目光从窗外转移到我的身旁。看,原来是躺在我怀里的小家伙醒了,小手揉着眼睛望向我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猫,“我们快到家了吗?”

“没有,等你再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到了。”她一定是以为睡了好久,往常都是会一觉到天亮的,大抵还是路上颠簸了些。我嗤嗤的笑她,“还说要一路陪着爸爸聊天呢,自己却偷偷睡着了。”(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只见她见我笑她,便开始从我怀里挣脱起来,转身去我的左边拿东西,然后放在我的手里,“爸爸,我睡着的时候,有兔子国王在陪着你,朵儿只是休息一会。”

“朵儿,是咕咚国王,叫它兔子会生气的哟,露出两颗大牙,咬你”我一边纠正她,一边塞到了她的怀里,她赶紧抱紧,装作好像它会突然跳起来蹦走似的,我们都哈哈笑着,却同时竖起食指在嘴边做出“嘘”的样子,抬头望着对面,人们已经睡去了。她故意的叫兔子国王,我重复着纠正是咕咚国王,以此为乐,不知疲倦。

她,很机灵,很聪明,对吧,眼睛里布灵布灵地闪动着光芒,可,又有些淘气。从上车就开始和对面的小哥哥玩耍,玩偶便被她从行李箱里统统拿了出来,一本正经的讲着只有她才能笑出声来的童话故事。一定是太累了,这是她第一次坐长途火车。我知道她有些兴奋,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和新鲜感,而这未知的世界,也无条件的向她敞开了大门,她的欢喜,和雀跃,像是奇妙的音符,为着漫长的旅途注入了一段灵动的旋律。

她,朵儿,是我的女儿,多大了是吗?四岁了,刚刚过了四周岁的生日。掉了第一颗奶牙,我们一起把它收到了一个小瓶子里,她说要等到回家的时候,和爸爸一起扔到老家的屋顶,这样就和爸爸的牙齿在一起了。

昨天和母亲通完视频,她们娘俩就都止不住的兴奋,母亲肯定在张罗着各种年货和礼物,而朵儿,一整天都在忙碌着收拾她的行李,将东西放进去,又拿出来,挑选了半天又放进去,嘴里还说着这个要送给奶奶,那个送给爷爷,还有一个送给叔叔。我说叔叔今年不回家,奶奶不是说了吗,他要去你的阿姨家过年,她冲我吐了吐舌头,像极了一个兔子。最后,我问她有没有我的礼物,她说没有,爸爸还欠着朵儿的生日礼物。

虽然母亲也陆陆续续来看过朵儿几次,住不了几天又放心不下她养的那些花花草草,也放心不下父亲,说是我和之洵都长大了飞远了,留他一个人在家太孤单了。每回分别都很不舍。嘴上答应着会每年带朵儿回家过年,却已经两年没有回去了,一来是北方的家里太冷,怕她冻着,去年则是临时被调去出差四川,只能将朵儿放到了白菜那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不再关心我的饮食起居了,取而代之的,是朵儿有没有吃好,睡好,天凉了有没有添一件衣服,天热了不能一直在空调下小心会感冒……逐渐的,她们建立了属于她们的连接,不再通过我,偶尔打着电话,聊着视频。好几次我在外地做采访,朵儿打电话过来装作母亲的口吻,问我几时吃的饭,几时睡得觉,完了不忘嘱托早点回来。嫣然,成了一个小版的妈妈桑。

其实,我也有些兴奋,有些迫不及待地赶回家里,却有些担心,有些害怕,还会是我熟悉的地方吗?我的家乡,在北方某个小城镇的一个村落上,也在紧跟着时代的步伐发展着,变化着。但我不能肯定,是像一个青年小伙一样迈着矫健的步伐,还是像一个耄耋老者一般步履蹒跚。我看不得当年的大人们逐渐老去,而我也已过而立之年,历经了生活的艰辛和世事的不易,以及太多的聚散离合。但我知道,我无法逃避,我的心在告诉我,应该向朵儿讲述属于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那个地方,叫做家的地方。

列车又到了一个城市,车厢里开始被外面的嘈杂打破了宁静,有几个人拖着行李箱下去,随即又有几个人补上来。对面铺位的人翻了个身,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窗外,一翻身又睡过去了,大抵是还没到他的那一站。

这雨仿佛没有停过,自淮河以北的城市都沉浸在阴雨的天气里,越发的寒冷了。月台上湿哒哒的,偶尔会有积水潭被行人匆忙的脚印踩过,溅起水花来,放眼望去,倒影着玻璃橱窗和等候列车的人们,都湿淋淋,但是却感觉到会是温暖和愉悦的,疲惫和慵懒会在这漫长的夜里随着列车的前进而逐渐消散。

“爸爸,我们来过这里”她伸出从小脑袋和我一起看着窗外。

“是的,朵儿的记性真好。”其实我还想告诉她,我们还要一起去更多更多的城市,在每个地方都留下朵儿成长的足迹。

列车又开始前进了,朵儿抱着她的咕咚国王坐进了被窝里,我拉上了窗帘。

“爸爸,如果雨一直下的话,还会下吗?”

“会的,会有一场很大很大的雪,来迎接朵儿回家。”其实,朵儿是见过大雪的,她出生的那年,雪下得是那么的大,也是那么的美。时间过得真快,仿佛一眨眼,她就从襁褓中的婴儿长成了一个懂事的小姑娘。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露出一个小脑袋出来,不再只是哭, 饿了就叫爸爸,渴了也叫爸爸,撒娇的时候也是,生气的时候也是,小眼睛,小嘴,小耳朵,小鼻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把所有的爱都给她。

想必这会是真的困了,眼睛都困得睁不开了,小嘴还在嘟囔着“好的,爸爸,晚安。”

“晚安,宝贝。”等醒来的时候就到家了。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总觉得特别的安心,晚安,我在心里重复着,晚安,朵儿。我也闭上了眼睛。车厢里的灯也熄灭了,整个世界,外面的和里面的都沉浸在黑色的夜里。

夜色,这是属于天特有的夜色,在隆冬时节,在最寒冷的时候,终于又踏上了熟悉的路途。

灰色的天,灰色的枝桠,以及沉淀着枯叶灰色的湖水,灰色,是家乡冬天特有的颜色。列车快到站的时候,外面才开始微微亮起来,雨虽然停了,但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氤氲着的厚厚的云层,似乎随时都会落下雨滴。

排队,上厕所,刷牙,洗脸,这是朵儿今天早上的档期安排,而我像个忠诚的仆人站在洗漱间,随时准备着为我的兔子公主服务。她已经学会了自己摸香香,偶尔抹不匀的时候才需要我来帮忙。

快下车的时候,把兔子国王放到了行李箱里,喝了几口温水把杯子放到了她的小背包里,和对面的小哥哥微笑道别,这些都熟练的完成,成了一个小当家。而我,确认着,帽子、围巾、手套,每件物品都各司其职的为她的小主人抗风保暖。

一下火车,凛冽的北风立刻就迎面而来,夹杂着湿湿的水汽。朵儿,我,我们,彼此看了对方一下,露出了微笑“我们到家啦!”我想,只有我们听得见,就像呼出的白色雾气,下一刻就消失不见了。

大手牵着小手,跟随着运返乡的人群向出站口涌去,随之,便在出站口外的广场分散,朝着四面八方。新建的广场和车站仿佛是接上了城市发展的轨道,在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的协调指挥下,一切都井然有序。向北穿过马路到对面就是汽车站了,临街的上铺早早的开始卖起了早点,看到有小朋友走过,叫卖声就更大声了些。

坐上大巴车的时候,恰好父亲的电话打过来,朵儿放下了包子,“爷爷,我和爸爸坐上回家的车了”,一边说着一边咀嚼着,我从书包里拿出水杯打开递给她。从朵儿接过了电话,爸,好的,路上都挺好的,等人上齐司机就发车了。嗯?几点能到?大概要十点半左右吧,那我就先挂啦,等会就到家了。

客车在城市和乡镇之间的公路上行驶着,窗外除了光秃秃的灰丫丫的行道树,还有一望无尽的田野,雨后的麦田更加的青翠了。

到了一个又一个村落,依稀还是记忆中的模样,但变化还是有的,红砖青瓦,取而代之的高楼林立,水泥道路纵横交错,远远望去,只通到田里;一个又一个集镇,各色店铺已经开门,摊位摆满在街道的两旁,喊声,叫卖声,随着人群的汇聚而越发的热闹了,嫣然有了过年的气氛。

再过一个村落,就到了,我远远的望着,近了,近了,父亲和母亲的身影渐渐清晰,我喊着告诉司机师傅,就在前面那个路灯停下。

母亲远远看见车过来便迎也迎了过来,大抵是父亲告诉她应该就是这一辆车。朵儿喊着爷爷奶奶就跑下了车,牵着母亲的手就欢快地不行,家里的小黄狗和小白狗都一起跑归来摇着尾巴,在朵儿周围打转,它们,是在欢迎着小主人回家。而我,拉着行李箱,跟在她们娘俩身后。

父亲接过我手中的拉杆,和路过的熟人打着招呼,是的,是之清,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刚下车,有空来家里坐坐。如果是晴天,此刻的阳光一定高高在树顶照落下来,但是一定不会有父亲的笑容灿烂。

我说,我回来啦,朵儿也学着我,爷爷,奶奶,我回来啦。仿佛我和朵儿只是前不久外出归来,母亲微笑着,说着好,路上肯定很累了吧,快进屋休息一会。我说你们站在客厅里等就好了,外面那么冷,在屋里也能看到我们。母亲说自打了电话你爸就去外面等着了,边等边数着过去了几辆车。过去了几辆?四辆了,算着这一辆该是你们的了。我竟然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向父亲说些感谢的话,我说不出口。

母亲和父亲说着什么,他走进屋子里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出来。母亲说,赶紧给朵儿穿上,小手和小脸都冻得发红。父亲笑着责怪我,几年没回来,不知道家里很冷。朵儿说不冷的,爸爸给我穿了好多的。我笑笑,都怪我,这些是朵儿最厚的衣服了。母亲见我笑,便说,不知道朵儿喜欢穿什么样式的,你们城里人的潮流我们乡下人可是跟不上,将就着穿几天。我说,哪有什么城里乡下的,说的跟我是远方来的客人似的。朵儿,快谢谢奶奶。朵儿说要谢谢奶奶和爷爷,衣服很好看,很喜欢。反倒是爸爸,最不会挑衣服了。这下把父亲和母亲逗得都乐开了花,朵儿的嘴真甜。我顺势推着母亲进厨房,喊着朵儿,快来,看看奶奶给朵儿做什么好吃的了。

朵儿跑进来了,小狗也摇着着尾巴跟了进来,我透过厨房的窗户看着窗外,前院父亲在门口栽种的两株四季春,以及院内那棵业已十几年的桂花树叶之间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金黄色小花。这一切都这么熟悉。

朵儿在母亲身边,我走回到父亲身边,电视机里播放着春运返乡客流的信息,这信息牵连着游子和守护在家里的老人的心。父亲和母亲心里一定舒了口气,是的,我们回来了,我们回家了。

“爸,听妈说,之洵过年就不回来了?”

“是你妈让他别回来的,今年去他女朋友家。他没跟你说吗?”

“没有,想必是最近在忙着找工作吧,年后就毕业了,去她家看看也好,也该去看看了。”

再往下,这个话题就不能再进行下去了,不然被母亲听到就会转移到我的身上。我说爸,我去看看妈做好饭没有。他说你去吧,我收拾一下餐厅的桌子。

母亲正准备要下饺子,最后一个饺子是朵儿包的,她说这是幸运兔饺子。我说朵儿最会搞怪了。

“看,面粉都弄得身上脸上都是,跟咱家的小花猫一样。”朵儿听到小花猫,就问母亲,“奶奶,咱家有猫咪?”

“有呀,前几天跟隔壁的李阿姨要的,刚刚满月。”

只见父亲从卧室出来抱着小猫,“天太冷了,它就躲在卧室不出来。”

朵儿便向着爷爷撒娇要抱小猫咪,母亲说小心别让猫抓到她。

“妈,放心吧,没事的,朵儿很喜欢小猫的。”

“好好,快去客厅吧,都挤在厨房,快要站不下你们爷几个了。”母亲把我们赶出了厨房。

母亲喊着父亲去厨房,我说朵儿快找准自己的位子,她把小猫放到了沙发,便乖乖地坐在了椅子上。

“朵儿很久没有吃饺子了吧?”母亲端着她的饺子从厨房走过来。我说,妈,她吃了的,有时间我会包给她吃,对吧,朵儿,冬至的时候。朵儿说,奶奶包的更好吃。

“是吗?”母亲的眼角和额头都堆满了皱纹,笑得像个孩子一样,“朵儿的小嘴越来越甜了。”

“是的,奶奶,朵儿刚吃了爷爷买的糖,可甜了。”一家人笑成了一团,很久没有这样一同吃饭了。母亲一直说路上没有休息好吃好,要多吃些,朵儿便吃了两大碗,一大口一大口的,快要成小老虎了。

母亲说二楼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被褥还好前几天也晒过了,我说我倒是不累,朵儿也说着不累。没等母亲从厨房刷好碗筷,便把行李箱打开,说着这个围巾是送给奶奶的,手套是送给爷爷的,我才意识到明天就是父亲的生日,在小年的这一天。朵儿说,这是和爸爸一起买的,提前祝爷爷生日快乐

还有一些好吃的,我说朵儿这都是你吃过的,还好意思奶出来给爷爷奶奶吃呀。她冲我翻了一个白眼。其实,这几年,他们的身体开始陆陆续续出些小毛病,电话里跟我说着没事,我嘱托着一定要定期去医院做检查,也曾一度担心过,一度觉得无法接受,仿佛是突然之间,就从壮年到了暮年一般。但我知道,这些都没什么的,就像我儿时也会经常发烧感冒一样,没差。只不过是,有些豆类的父亲不能吃,有些甜的母亲不能吃,但他们还是吃了一点。我说妈,医生嘱咐不能吃的话就不要勉强。她说吃一点没事的,朵儿带回来的最好了。我知道他们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想起,以前,在我很小的时候,这些呀,他们是舍不得吃,而如今,他们却不能够多吃。有一年,叔叔从海南带回来芒果,妈妈说,这是热带才能生长出来的,光是问着味道就很香。等我吃了,才发现核是那么大,一个,两个,三个……种在了院子了,最后只有一个长出了新芽,我高兴了好几天,等到长大我们家就有好多芒果了,仿佛我看到了一般。可是,直到后来,也没见再长大。

种在了哪里?不是在前院,是在后院。自从我离开家求学之后,便是弟弟和爸爸在打理,不断种些不知名的小花,也不断增添着新的植物。等到弟弟也外出求学,便留下父亲一个人打理了。父亲抱着朵儿走在前头,母亲让父亲去采些小白菜和菠菜过来,我,跟在后头,小猫,跑在最前头。

庭院里除了开垦出两块菜地,春种些瓜果,秋冬种些蔬菜。新种了几株桃树、梨树、樱桃树,都是朵儿出生后的春天里种下的。比我还要大的柿子树还高高竖立在靠近院墙的位置,灰色的树干和树枝像是一个老者的皮肤褶皱。眼前仿佛可以看到回忆里的小时候,站在树下伸手都可以摘得到,等到秋天像是一个个红色灯笼挂满枝头。

父亲说她也老了,这几年不怎么结果实了。不过,等樱桃树长大,朵儿回来的时候就可以摘樱桃了。

我说,她可喜欢樱花了,每次去公园看樱花的时候都不愿回来。她在追着猫咪玩耍,叫着猫咪等等我,而小猫只是乱跑,一会围着她打转,一会又扑东扑西,自顾自地玩耍。

我想,如果我和朵儿可以待得再久些,一定可以看见这满园的春色,红的花,绿的叶,在春天里,随风,随阳光飘动,闪烁。我记得儿时最喜欢在院子里栽种着各色名目的花草和果树,想要把所有的美的都搬到这里来,可是那里能够做到。肯定已经看过更美的春天和景色,在任何一个早长莺飞、花团锦簇的地方,可是在我的心里残留下片段和感动的,是这里,是这一方小小的院子,春夏秋冬,都属于我,属于我们。

傍晚,天气开始突然寒冷起来,天气预报说是夜间会有雨夹雪,便早早的吃了晚饭,母亲说还好我们回来的及时,不然明天到家肯定都要冻感冒了。我说我和朵儿比较幸运。

朵儿听说会下雪便开始兴奋,我哄着她要早点休息,这样明天早上醒来一睁眼就可以看到了。她让我讲一个故事,我便讲起小时候母亲常常对我讲起的,很久以前,有一只小猴子,从山上下来去找枣子……

“爸爸,朵儿喜欢这个故事,也喜欢这里,喜欢爷爷奶奶,喜欢小狗,喜欢小猫咪。”

我亲了亲她的额头,爷爷奶奶也喜欢朵儿。

“晚安,爸爸”

“晚安,宝贝”

我把床头灯开着,关了门,走下楼去。

“妈,朵儿睡了。”

“她一个人睡冷不冷?要不我上去看看?”

“没事的,我开了电热毯,陪您唠会我就上去了。哎,爸呢?”

“他啊,去你峰叔家了,俊生二十八结婚,过去商量些事情。”

“哦,俊生今年才多大呀,就结婚。”

“比之洵小两岁,二十多了,你笑什么笑,你以为别人都像你啊。”

终究还是没能避免,话题还是需要我来引开,“之洵呢,他先过去,年后您跟爸再过去定下日子?”

“看人家的意思吧,明年结婚的话,我和你爸是要过去一下的。”母亲手里还在织着毛线。我问她这是要织什么?她说是朵儿的毛衣,就差一个胳膊了。刚好朵儿回来试了下,稍微大了一些。我说您也不嫌辛苦,她不缺衣服的,长大不能穿就再买一件。

“买买买,啥都买,都是一次性的?你小时候一套衣服够好几个小孩穿的。”

“时代不一样了嘛!不差钱的,主要不是怕累着您嘛!”

“你要是怕累着我就多想想自己的事,趁我现在眼睛还好使,还能给你们拆拆洗洗。过几年,怕是啥也看不到咯。”

我说,“您,王老师的眼神还能不好使?站在讲台上,台下的一切都尽在您老的眼皮子底下。您可别瞎说,您啊,精神着呢。”

“你呀,也别逗我,朵儿也越来越大了,好好想想你的事。别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越大反而不让人省心。”

电视机还亮着,可是我们娘俩只是看着电视的画面,却听不见任何声音,听见的只有彼此的话语,和心声。我总觉得我肯定是上辈子欠她的,她若哭了,我的眼泪也会止不住的流。

母亲说我还是那么倔强,要强,一个人照顾朵儿又当又当妈很辛苦。我说没什么的。她开始抹眼泪,我说您别这样,现在不是挺好吗,您看,她像一个小猫,不,一个小鹿一样,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我们很好,我们一家人就这样,多幸福。再说了,是您照顾朵儿到两岁的,城市不太适合您,你又放心不下家里的事情,待不了几天就要回来。您瞧,您这件毛衣她今年穿着大,明年肯定就刚刚好了。妈,她长得可快了,像是小树一样,一夜之间,一个季节之间,她都在长高长大。

其实,我还想告诉她,妈妈,张罗了一辈子,也忙活了一辈子。如今我都可以体会,但是我真的已经很快乐,很幸福,看到她每天都在成长,我已经很知足了。我想,您当年肯定也是一样的,如今,我和之洵,都长大了,没有让您失望,不是吗?

“你啊,多回家看看就好了,别总在外面跑。”

“好的,我会经常带朵儿回来的,我的事呀,您老就别太担心。”

“快上去吧,一夜的车都没睡好吧,仔细朵儿别冻着了。”

“得嘞,等我爸回来,你们也早点睡吧。妈,我上去啦。”

朵儿睡得很香,小手抓着被褥,嘟着小嘴,仿佛随时准备醒来吓我一跳。窗外,映着路灯,隐约可见又开始下起了小雨,我躺在床上,一会看着朵儿,一会看着窗外。

仿佛是在里一般,可我知道这不是梦,我们的确回来了。夜,是如此的静谧,偶尔,风吹着树梢发出唔唔的声音。

雨啊,下吧,下吧,雪啊,下吧,下吧……看,就在此时,就在此刻,我的世界,下雨了,我的世界下雪了,一世界的鹅毛大雪,从黑色的夜空中飘然而下。

朵儿,我们的世界下雪了!

拉开窗帘的那一刻,世界都是一片白色,光映着雪的白,格外的明亮。我说,朵儿,快看啊,快看,雪精灵来欢迎朵儿。她兴奋地在房间里唱着欢快的歌谣,我说朵儿真好听,她说爸爸,你快给我穿衣服,我要出去,我要出去。这只属于我的小小的百灵,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飞到外面去。

推开门扉,她便飞了出去,父亲还没有在院子里除雪,这一夜的雪可真够大的。母亲说,你看着她点,别摔倒了。

她哪里还会让我管,厚厚的大约一尺的积雪,踩满了她的脚印,仔细看,还有小狗的脚印,她蹦蹦跳跳的,雪地靴上都是,围巾上都是,帽子上都是。“下雪了,下雪了!雪地里来了一群小画家。小鸡画竹叶,小狗画梅花,小鸭画枫叶,小马画月牙。不用颜料不用笔,几步就成一幅画。青蛙为什么没参加?它在洞里睡着啦。”朵儿在雪地里,唱着,跳着,她在画着什么?是竹叶,是梅花,是枫叶,还是月牙?都是,都是的,她,就是最美的一幅画。

大学将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覆盖了,仿佛穿了一件白色的冬衣,这一世界的皑皑大雪,仿佛一夜之间,带来了隆冬最美好的祝福,新春的脚步也越来越快,新年的钟声也越来越近。

雪树银花,如果只有一个词来形容,无论如何都无法用其他的言语来代替。这一年年看着的,重复的风景,却一年年的都在期盼着,如果不下雪,仿佛就少了些什么。我已经两年未曾看到过这样的景色了,这不是记忆中最大的雪,朵儿出生的那个冬天就迎来过一场大雪,可这一定是最美的一场大雪。她不再是需要我抱在怀来的那个婴儿,她已经会挣脱我的怀抱,在雪中跳舞,在雪地里歌唱。

“朵儿,快回来吧,小心鞋子都踩湿了”,我追赶着她,她更加的欢快。“听话,等会吃了饭,咱们再去村子里面走走好不好?”

朵儿回来了,母亲扫帚给她擦着鞋上的雪,“看你跑的,都热了一身汗。快进屋子里,别着凉了。”两只小狗也走进了屋子里,地面上两行白色的“小梅花”,耷拉着舌头,喘着气,想必也是跑的累了。

吃了饭,院子里的雪也扫干净了。我说爸,我们去里面走走吧,带朵儿看看。

一条笔直的水泥路,比前几年更宽了,翻修之后拓宽成了双车道,直通到村落外面的田地里去。压满了车痕和人的脚印,层层叠叠的,踩在上面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有点滑,父亲抱着朵儿。

打着招呼,问着回来了啊,我说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有空来家里玩,我说好的。父亲抱着朵儿,仿佛他是中了状元似得,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么神采飞扬。有人打招呼说朵儿都长这么大了呀,前几年还是小不点呢。父亲说,长大了,跑的可快了,再过几年呀,我都抱不动了。去里面走走,看看,有空去家里玩啊!

我跟在后面,我说爸你不用一直抱着她,太重了,你让她下来跑跑。他没搭理我,当做没听见。母亲说,没事,让他抱,他乐意抱。

仿佛,只有过年,这个村落才会如此的热闹,而雪后,这个热闹就好像到达了一个顶点,不亚于除夕和春节的喜悦。这里处处都充满了变化,道路更宽了,楼更高了,院子更大了,广场,更敞亮了。可是好像又没什么变化,你看那儿的院墙,那儿的树,那儿的谷堆,那儿的小河流水,分明还是往昔的模样,雪后,都成了最美的模样。

风吹过,有枝头的雪被吹落,洋洋洒洒像是下雪了一般,落在我的身上,我假装落在了脖颈里,他们便在后面哈哈大笑着。远远的,便望见麦田之上,覆盖着白雪的新衣,白茫茫的,一望无际。

朵儿,第一次看到,这天地都苍茫一片,白雪皑皑,像是一只脱了缰绳的小马,从父亲的怀里挣脱下来。

母亲问我冷不冷,我说热乎着呢,她牵起我的手说,哪里热,冰凉冰凉的。母亲的手,还是那么厚实、温暖,只是在那一刻,我的心底涌上来一股暖流,我极力忍耐着让泪水只是在眼眶里打转而不至于流下来。这一双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粗糙,手心里有老茧,手指有裂痕。我问她疼不疼,她说冬天风一吹就这样,我说咱回去买点东西抹一下,不能老是这样。

我怕我的声音颤抖,我怕我的视线模糊,我望向父亲,他小跑着跟在朵儿背后,但是他哪里能够有朵儿跑得快呢?儿时在我心里无比宽广和厚重,像是山一般高大的肩膀,如今开始变得有些瘦削。再也不能像将我举到头顶那样让朵儿坐在他的肩膀之上。

岁月啊,像是洪流一般,催促着人向前,不得停歇。小孩逐渐在长大,而大人开始变老,在时光里苍老。几十年如一日的辛劳,也开始让他们开始面临身体出现的任何小问题,这儿疼了,那儿痛了。而这些,也逼得他们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父亲从前几年就不再从事木匠的工作了,母亲退休之后就赋闲在家。从教育事业的第一战线退居到农业耕作的第一战线,偶尔有教过的学生在田间或集市遇见打着招呼。如今东边的小学都是些青年大学生返乡职教,母亲多少有些失落吧。几次在电话里跟我说着已经跟不上时代进步的步伐,被嫌弃了。我说哪有,不能够。王老师的学生如今可是走向了祖国的各地,桃李遍布天下。只不过,不是您老了,是如今这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您啊,辛苦了大半辈子,也该享享清福了。

其实,母亲,身体还是很矍铄的,走起路来也不亚于年轻的时候,这点我随她,急性子。衣着打扮还是那么干净、干练,只不过也开始有几根白头发,皱纹也开始慢慢爬上眼角和额头。

不过哪里有的清闲呢?就像母亲说的,我和之洵都翅膀硬了,能飞得更远了,她说,就飞得再远些吧,让我远远看着你们,也随时迎接着你们。

我说,我们打雪仗吧,朵儿,看,咱家的小狗跑到雪地里找不见踪影了。朵儿在地上团着雪球,我说我要抓住你了,她赶紧跑开。等她追赶着我,我又慢一点让她追上,每被打中一次她的笑声就更加欢快,更加响亮,仿佛,是在这天地之间,在这辽阔的雪地上空,回荡着。

父亲和母亲并肩守护在身后,时不时,朵儿躲到父亲后面,我假装寻不见她,她便露出小脑袋说,爸爸,我在这里。

而这些,我总觉得似曾相识,仿佛看见年少的我也奔跑在这田野之间,而父亲,在身后小心翼翼的跟着,守护着。

仿佛是一眼万年,我觉得还是在昨天,却已过去了三十几年的岁月,我开始有了自己爱的人,有了必须要守护保护的人,可是在我身后,他们唯一要保护的是我,是之洵,是朵儿,可是,这漫长的岁月,谁又来守护他们呢?是我,是之洵吗?

早点回来看看他们就好了,说出这样的话语到底还是会充满着愧疚。我望着我的四周,这村落,这原野,这原野尽头的村落,这白茫茫一片的世界,我,就是从这里走出去,就让我,再一次,再一次的,每一次的,从远方走回来吧!

一边是父亲和母亲在身后,一边的,是朵儿在前方。新月是美的,那么夕阳,一定也是美的。什么是岁月的童话呢?是爱,是花,即使埋藏在冬日的雪地里,一颗种子也在静静地生长,在春天里,会绽放出最美的玫瑰。守护着,陪伴着,迈着同样的步伐,一起迎着阳光走着、跑着、欢笑着,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雪后,原野里,村落的上空,看,纷飞着的,是雪的精灵,在这天地之间播撒着祝福与希望。

------陵听你的声音 1.5-1.9.2018.S.H.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novel/vwsrrkqf.html

雪后的评论 (共 12 条)

  • 魏兵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 亓方文
  • 紫燕之约
  • 然后呢
  • 心静如水
  • 张一席
    张一席 审核通过并说 岁月啊,像是洪流一般,催促着人向前,不得停歇。 一边是父亲和母亲在身后,一边的,是朵儿在前方。新月是美的,那么夕阳,一定也是美的。什么是岁月的童话呢?是爱,是花,即使埋藏在冬日的雪地里,一颗种子也在静静地生长,在春天里,会绽放出最美的玫瑰。守护着,陪伴着,迈着同样的步伐,一起迎着阳光走着、跑着、欢笑着,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 柠檬清香
    柠檬清香 推荐阅读并说 拜读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火淼
    火淼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