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短篇小说《魏兰的婚事》

2018-10-23 10:49 作者:文教--徐军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徐 军

上篇:孤傲的映山红

87年新年刚过,初中毕业的魏兰有了工作,在铀矿二工区当物探工。姑娘长得丰腴白皙,身材凸挺,微厚的红唇透着性感,开心的面容宛如盛开的映山红,丹凤骄阳,幽悠可人。

去年国庆节文艺汇演,三厂许戈的吉他弹唱《她在哪里》博得满场喝彩,魏兰第一次对他着迷,台上的他,有型、酷帅,皮肤虽黑,她知道那是健康!那时许戈刚大学毕业,情窦朦胧的魏兰还在待业,她,没敢多想。

三八节拔河比赛,魏兰到现场为二工区助威,她又见到许戈,他是三厂拉拉队长,比赛中用高亢错落的加油节奏指挥三厂女队,一路获胜轻松夺冠。许戈欢庆胜利那一刻笑容,魏兰感到阳光灿烂,那笑容久未淡去。她,有点想他……

五一节足球比赛,许戈是三厂主力场场踢满。只要许戈比赛,魏兰必到现场默默助威。望着许戈腾空跃起漂亮的狮子甩头攻门和跳远式飞身铲球的雄姿,魏兰觉得特别阳刚。她想搭讪,但姑娘的羞涩,使其不敢主动,她,时有郁闷……(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天赐机缘,一个月后,许戈从三厂调到二工区任生产调度,在魏兰及其闺蜜、描图员瑶瑶的隔壁办公。

天天能见许戈,姑娘走路都晃着哼着小曲。得悉许戈视瑶瑶为小妹,她得空便找瑶瑶拉呱,有一句没一句扯到许戈。瑶瑶看出魏兰的心事,笑道:我帮你俩搭上红线吧。

端午节,瑶瑶半拽着羞涩的魏兰来到许戈的单身屋做客。俊秀爽朗的瑶瑶,红娘般七接八联。许戈平时上班忙没怎么注意,今天仔细打量魏兰:鹅蛋脸,酥柔肩,香瓜乳,蜜桃臀,丰腴白皙,身材凸挺,温柔含蓄,浑身上下散发着女人的馨香,瞬间就让许戈喜欢上了魏兰。瑶瑶悄悄地笑问许戈:你看她咋样?……许戈脸一红:真好,就是她了!……

俩闺蜜出门时,许戈诚邀:下次有空再来玩呵!瑶瑶头也没回:好!魏兰悄然转脸,深情地点点头。

少年倜傥,有女善怀。魏兰和许戈相了,瑶瑶说他俩是龙凤呈祥比翼飞,许戈属龙,魏兰属鸡,是命相绝佳的婚配;许戈阳刚,魏兰温柔,俩人性格是互补。

许戈逗魏兰:你咋会看上我呀?……姑娘害羞的半捂着脸:哎呀啊!不说行吗?我不喜欢奶油小生,喜欢阳刚男儿,好了吧!说完脸颊红涩的如映山红那般吹弹可破……

魏兰有事没事就到许戈的单身屋,跟他掰扯,听他呱掰。许戈文史地哲功底好,魏兰听得津津有味。她爱嚼许戈辗转带回的美国口香糖,喜欢听他吉他弹唱,和他飘逸地跳着交谊舞,尽情撒欢,尽情拥吻着甜蜜……

八月的最后一天,经过了短暂的温柔抵抗后,魏兰把自己最神圣的那份珍藏献给了许戈;这天,她让他发誓,等她满结婚年龄一定要娶她;这天,她年满十八周岁。

热恋中的情侣最幸福,就像一对欢腾嬉闹的喜鹊,相互簇拥,彼此温暖。

浪漫的许戈隔三差五就往魏兰的工作柜里放点零食饮料纪念品啥的,撩拨姑娘芳心。有时魏兰收到礼物后也会嘟哝撒娇:我不要你对我这么好嘛!……其实姑娘特开心,她希望天天能这样,久收不到礼物,心里便会失落。那段日子,魏兰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魏兰父母是普通职工,过去多年的日子里受到压抑委屈较多,骨子里希望被晚辈们奉敬,就魏兰这一个宝贝女,所以能干强势的大学生并非准女婿首选,怕镇不住,本分老实的小伙才是既定目标,能拿捏住。

得知女儿痴迷爱上许戈,两口子又急又气,过去从未打过魏兰,这次却下狠手,又劝、又打、又骂、又罚跪的,死活不让魏兰跟许戈相好。

魏兰被打痛了,骂晕了,跪麻了,甭提多委屈。她好想跟父母说:我早就是许戈的人了,你们就认了吧!但她忍住了,那个年代很保守,她怕一旦坦白,冲动的父母会闹出大地震

魏兰是个女,为了不让父母闹心,她决定跟许戈商量,把恋情缓缓,慢慢做父母工作。

魏兰并不知道,许戈的父母也强烈反对他俩恋爱。许家四代独苗,而且祖上是书香门第,父母又都是干部,极其崇尚门当户对,未来的独儿媳必须要有文凭,能延续家族的文脉。

许戈怕魏兰伤心,一直没敢透露,本来就窝火,听魏兰这么一摆,劈头盖脸就向她撒气:分就分!你是真心爱我吗?连这点决心都没有,还有必要好吗?

外柔内刚的魏兰无法接受许戈这样对她,她没再说啥,生气的离开了……她跟许戈置气:哼!等他来求我,一次不行,两次不够,最少要三次以上,我才给他机会,让他长点记性!

魏兰失算了,许戈是骄子个性,踢球、唱歌、跳舞都很盖,被铀矿人称为“三星”,家庭条件不错,还有大学文凭,不少姑娘喜欢他,所以许戈优越感极强,从不主动跟女孩交往,更别说祈求了。

一年过去了,魏兰一直没等到许戈求饶。

88年中秋,许戈接到广东的商调函,仍爱恋魏兰的他不甘心就此离去,拦住正欲下班的她问:我能调广东去,你愿让我走吗?

魏兰误以为许戈服软了找借口示好,高兴的昂首挺胸直往前走,故意不理。自尊心严重受挫的许戈咬牙对魏兰怒吼:别以为你多了不起!有你后悔的那一天!魏兰吓得眼圈一红,错脚乱步跑回家中,伤心的捂着被窝闷哭。

许戈带着爱恨遗憾去了广东,魏兰像掉了魂似的,久未缓过劲。她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她盼许戈能来信,哪怕托人通知她也好,她会立刻赶去看他,不再耍性子。

89年除夕前,魏兰去瑶瑶家串门,意外遇上回来探亲的许戈。几个月没见,魏兰懵了,眼含泪花呆愣的望着他……许戈也一怔,犹豫片刻狠心离开了。

魏兰茫然的回到家,当晚,她失眠了。她想去给许戈拜年,却鼓不起勇气,她不知道见到他时该说啥?这个节,她呆在家里哪儿都没去。

瑶瑶问许戈:你还爱魏兰吗?

爱!

纳闷:那为啥不跟她和好?

树上钉了钉子,就算拔出来,伤痕还在树上。

国庆前夕,魏兰得知许戈要带着新娘巧珍回铀矿办喜事,精神几近崩溃,病了几天,闭门谢客。魏母怕女儿再受刺激,便带她回老家散心,避开许戈的婚礼

瑶瑶问许戈:你为啥娶巧珍为妻?

她比魏兰对我好。

疑问:咋个对你好?

巧珍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为了我,她学会了做家务。

之后几年,愈发成熟的魏兰总有不少小伙主动追着,有大学毕业生,发达个体户,以及父母相中的憨厚老实的建斌,有的爱得发狂,甚至把自己母亲逼哭了来央求魏兰,可怜他的求婚。

魏兰走不出许戈的影子,总拿他的特点跟追求者对比,挑来挑去也没见谁能取代他,婚事就这样一年年耽搁着。

93年春节,魏兰和瑶瑶去逛集市,远远看见许戈和巧珍牵着儿子跟众人聊天。瑶瑶告诉魏兰:许戈在广东当了国企副厂长,管着五百多人呢,月收入比我们一年都多,许戈出息了,巧珍也有面子,很受尊重。

魏兰非常憋屈,她不甘愿就这样输给巧珍,她下狠心一定要到广东打拚,虽然她也不清楚到底是为啥。

相比其他追求者,建斌有亲属在广东,凭此因素,魏兰最终接受父母建议,选择建斌做对象,条件是必须下海去广东,她想通过建斌亲属的帮助,在广东立足。

建斌父母不放心:不打结婚证坚决不准下海!……

瑶瑶告诉许戈:魏兰已经跟建斌领结婚证了。

许戈感叹:唉!……魏兰的婚事,就像春天的映山红,绽放时红艳,枯萎时无声,貌似挺拔,实也孤傲。

中篇:悲催的木棉花

举家定居深北的许戈,为帮助左腿半瘫的母亲恢复健康,于94年底果断辞去公职,悉心照顾母亲四个多月。待母亲完全康复后,求职受聘担任广金集团矿产公司总经理。

95年日,许戈随广金高管们在南海娱乐城跳舞,上大厅洗手间时,听到骂声:你个死北妹!干什么吃的?……见娱乐城的经理正呵斥女洁厕工,许戈上前定睛一瞧:天哪!……

哇!许戈!呜!呜!呜!……猛见到久违的许戈,魏兰再也抑制不住,紧抱他嚎啕大哭,那撕心裂肺的哭嚎声,震的许戈肝都颤抖,边哄边听魏兰倾诉她这两年的不幸。

93年夏来穗南后,因无技能特长,建斌去工厂做普工,魏兰在政府娱乐会所推销啤酒。从小被父母疼爱从未受过委屈的她,极其渴望能够得到亲人关照,却经常几个月都见不上面。当地小干部阿豪,时常关照她的啤酒生意,并真心爱上了她,之前她并未为之所动。

连续半年,既缺调养,又少关爱,魏兰扛不住病倒了,重度高烧连带呕吐,电话怎么也找不到建斌。

阿豪来了,鞍前马后伺候魏兰一天天把病养好,并猛烈求婚:兰,嫁给我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被阿豪的真诚和关爱感动,魏兰不惜一切舍弃了跟建斌那个有证无实的婚姻

魏兰回来向阿豪提出结婚时,发觉受骗了,那个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阿豪不但早已成家,其干部公职还是豪妻家族给弄的。惊闻阿豪移情别恋,豪妻暴跳如雷,威逼阿豪:若再不悔改就将你开除公职!豪妻还满世界寻找报复……

魏兰知情后痛不欲生,铀矿也谣言四起,她不敢回去,觉得无颜面对。为躲避阿豪骚扰和豪妻伤害,她藏到离穗南几十公里外的南海娱乐城做洁厕工,悲催、憋屈的隐忍了一年半,直到今天巧遇许戈。

许戈眼圈红了,心如刀绞,他愧疚的安慰魏兰:都怪我!我来晚了!别哭!以后有我呢!……他心疼的抱着魏兰坐在路边椅上,听她那困乏的轻鼾声,一动不动,捂了一个通宵。

许戈上班便给魏兰安排好一份文职工作,下班就直冲南海娱乐城,想给她惊喜,没曾想娱乐城的经理告诉他:魏兰上午就辞工了!……

许戈非常懊悔,昨晚偶遇,居然忘了留下魏兰的联系方式。

其实魏兰能找到许戈,但总经理对比洁厕工的落差,让她无法释怀。不过许戈的宽慰让她有了动力,她和打工同事林竹大姐合开了一家花店,白天卖花,晚上自学会计,她渴望通过努力能改变命运,她暗暗发誓:哼!许戈你瞧好了,下次再见面,我要让你刮目相看!

关姐是台资厂的股东,个性怪异使她四十岁了仍是独身,来花店买花时跟魏兰一见投缘,俩剩女遂于98年共同出资在穗南买了一套二手房。魏兰拿到会计证后,被聘为台资厂会计,每天坐着开着关姐的神龙富康上下班,谈判赴约,好不风光。这些年别人帮魏兰介绍不少,不是离过婚,就是前妻去世,找不到感觉,能上眼的都有妻儿,婚事就这么耽搁着。

01年国庆,瑶瑶来穗南探望魏兰,俩闺蜜拉呱中又聊到许戈。瑶瑶有许戈父母家电话,她没多想,随手拨通:阿姨,你好!……许戈你也在呀,好多年都没联系了,……

魏兰在一旁情不自禁:代我向他问好!瑶瑶爽朗大笑:许戈啊,魏兰向你问好哈!……

岁月把魏兰磨砺的似木棉花那般成熟娇艳,她惬意地开着神龙富康,来探望已离开广金集团并在穗南独自创业的许戈。

她温柔试探:你还恨我吗?

小树都长大了,过去的伤痕早已抚平。

又期待:那我们能常见面吗?

那当然,你爱过我,我不能让你再受委屈!

许戈的坦诚撩开了魏兰心扉,银铃般笑声和愉悦的哼调飘满了台资厂,惬意的婉容引得同事们纷纷猜测:魏兰肯定有喜事!……

女人贤惠了,男人就不会乱做。可是婚后的巧珍与婚前判若两人,渐显出家族传统里说话爱冲人的习性,虽说家务活麻利,但习惯在场面上和孩子面前数落许戈,且屡劝不改,这让自尊心极强的许戈特别受伤。许戈常请魏兰帮助参与客户谈判,魏兰温柔得体的举止,给许戈的朋友圈和客户们印象极好,许戈有意无意常拿俩人对比,天平逐渐倾向魏兰。

魏兰的变化让关姐揪心,原本抱定独身想拉魏兰一辈子陪她,见魏兰常跟许戈见面,惧怕寂寞、狭隘自私的关姐,龌蹉的偷翻开魏兰的电话号码本,拨通电话:我找许戈太太……

巧珍这辈子谁都不怕,就怕魏兰,她知道魏兰曾经是许戈的相好。被关姐挑唆蒙蔽后,远在深北的巧珍,电话里冲动犯傻的把魏兰和许戈通骂了个狗血淋头。

魏兰哭了!许戈怒了!巧珍的蛮横粗暴,对比魏兰的温柔得体,许戈完全倾向了魏兰,两个曾经的恋人又找回了感觉,浪漫情怀更盛于初恋那段美好时光。

魏兰嗔恨关姐的龌蹉,毅然搬出了跟她合买的二手房,辞去了台资厂会计职务,和林竹大姐一起,进入保险公司工作。

魏母知道魏兰和许戈又相好了,既高兴、又担心,她读懂了女儿的执念,也看到了许戈的闪光点。她开始接受这位潜在女婿,她希望女儿有个幸福美满的家,但不是现在这种形式。02年春节前,得悉许戈出差在兰州重症伤寒住院,魏母着急催促女儿:赶紧买飞机票把小许接回来治疗,他在兰州没人照顾啊!

许戈闻悉非常感动,他对未来的新家充满期待,他跟巧珍摊牌:离婚吧,我俩这辈子不合适,和你在一起,我活的实在太累,以后两个儿子全归我抚养!

巧珍清醒后非常后悔,她怨自己的不理智怒骂,把许戈推到了魏兰那边,她深爱着许戈,又共同拥有两个儿子,她不愿意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失去自己的丈夫,寻死觅活都不同意离婚,法院也根据巧珍的态度没有判离,就这样扯来扯去的拖了两年。

喜讯突降,魏兰怀孕了,反应异常剧烈,乐的许戈抱起魏兰转了十几圈:我太幸福了,你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初次怀孕的魏兰茫然不知所措,问瑶瑶,瑶瑶肯定:生吧,许家种好,孩子肯定不差,有了这孩子,你们再也不会分开!

问魏母,魏母气坏了,大骂魏兰:不能生!你都还没结婚,孩子生下来咋办啊?……

魏兰被骂懵了,神情恍惚的走进了妇产科……当魏母冷静下来后打电话魏兰要保孩子时,孩子已被……

许戈伤感极了,孩子是维系感情的纽带,这么大事未征求他意见就私自处理,许戈认为魏兰不负责任。此后许戈不开心时常拿这事埋怨,俩人感情再次出现裂痕。

天降横祸,无情的非典加上合作伙伴的卷款潜逃,打垮了许戈公司,房产被变卖,还负债十几万,许戈被迫离开穗南另谋生路。

魏兰苦苦相劝:留下来吧,相信你在穗南一定会东山再起的……

没法留啊,我要还债,还要养两个儿子,哪里工资高我就得先去哪里!

残酷的现实粉碎了魏兰的美梦,她不知道要等多久许戈才能够翻身。在父母强烈干预下,孝顺的她,再次伤感的决定与许戈分手。临别前的那个晚上,魏兰吻遍了许戈的全身……

林竹把离异的堂弟、保险业务经理林笋介绍给魏兰,林笋浓眉大眼,仪表堂堂,能说会侃,综合条件不错。但魏兰总觉得他缺点啥或是多点啥,不过看在林竹面子上她同意先交往。她带林笋去深圳探望瑶瑶:帮我掌掌眼,觉得林笋咋样?……瑶瑶毫不留情地告诉魏兰:你说他嘛,长了一双不安分的眼睛,走到哪儿都喜欢放电,将来呀,迟早会出事!

交往期间,魏兰无意中发现林笋背着她与前妻和一些女性保持密切联系,手机信息里常有“宝贝”、“亲爱的”等惹眼字句,让她好不愉快,她明白了林笋不如许戈的地方。她好几次跟林笋说拜拜,林笋总是发誓:兰,我是真心爱你的!我发誓对你一辈子都不变心!……林竹也解释:做保险业务的嘛,就喜欢跟别人调侃开玩笑,我堂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呀。

不亲不近就这样又磨叽了两年,魏兰虽对林笋一直没感觉,但在父母催促和林竹推动下,眼看自己没几年就奔四十了,不愿继续当剩女的魏兰,悲催沮丧的决定嫁给林笋。她卖掉了跟关姐共有的那一半房产,与林笋一起全额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电梯楼新房。

瑶瑶告诉许戈:魏兰准备跟林笋打结婚证了。

许戈感叹:唉!……魏兰的婚事,犹如夏天的木棉花,盛开时美艳,落地也急速,貌似富贵,实也悲催。

下篇:无奈的蝴蝶兰

婚前检查,林笋被检出身患绝症,宣判“死缓”,法律规定不能领结婚证了。魏兰仰天大悲:苍天哪!我到底错在哪儿了?你让我如此背运啊!……

林竹大姐痛心的安慰魏兰:唉!想开点吧,往前看,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婚未结成,善良的魏兰仍尽了最后一份义务,照顾着病重的林笋,苦涩的陪伴他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两年。林笋去世后,魏兰离开了保险公司,考入了银行系统从事会计工作。

一天深,魏兰突然从噩梦中吓醒,梦见大鲨鱼把许戈吃了!……魏母心疼地安慰女儿:净瞎说!梦都是反的,肯定是许戈把大鲨鱼吃了,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吃鱼翅呢,他想到你吗?再说了,连做噩梦都能把你吓醒的人,你还老想着他干嘛呀?找罪受啊!

魏兰非常懊悔,四年前,她不该在许戈最困难时离弃他,体肤上刻着他的印痕,脑海里烙下他的音容,无法抹去。四年没联系了,不知许戈现在过得好吗?是否还在落魄漂泊?……

极少喝酒的魏兰,那晚不知咋了打开了一瓶红酒,举杯愁肠:叹世间,情为何物,只愿君心似我心!愕然回首,那人却在那遥远的地方!……喝着,念着,魏兰拨通了瑶瑶的电话……

惊得意外之喜,许戈翻身解放了,他熬过了最困难的时光,现在在深北大学当客座教授,丰富的人生阅历又把许戈历练成了作家写手,而且不久前他已经跟巧珍离婚。魏兰闻知甚是欢欣,她看到了新的希望,老天为她和许戈的结合设置了太多的障碍,又眷顾她还给她绝佳的机会,她没理由再放过了。

魏兰深知许戈一定是爱她的,她现在全额拥有一套三室两厅的电梯楼房,有稳定的工作、收入和一定的积蓄,要结婚的话不需要许戈再准备什么。认真思考一番之后,她鼓足勇气,给许戈发了一条信息:许戈,我们结婚吧!……

许戈收到魏兰的信息时,正在赶往铀矿的路上,许母昨晚在铀矿不慎摔成了小腿骨裂,许戈心急如焚没心思去考虑其他,便回魏兰信息:我妈昨晚不慎摔成骨裂了,我正赶回铀矿准备照顾母亲。

命由心造,福自我求。占尽天时、地利的魏兰,此次本是最好的人和机会,若魏兰此时回铀矿探望和照顾许母,天平便会完全倒向她。没曾想,她除了叫许戈口头代表以温柔甜蜜的语言向许母问候外,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

跟魏兰的行为举止截然不同,巧珍平时做人看似糊涂,处理大事却从不含糊,本来她就不愿跟许戈离婚,离完婚她就后悔死了。当她得知许母病况后,没直接去铀矿,而是到深北找了份工作,边工作边照料孩子,让许戈照顾许母毫无后顾之忧。巧珍积极主动的迎合姿态,令魏兰那妩媚的笑貌和杰出的词采显得黯然失色,主动权又开始逐渐向巧珍倾斜。

两相一比照,许母劝许戈:儿子,跟巧珍复婚吧!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哪!我看得出来,巧珍的心啊,透明、干净,她跟你都生活了这么多年,要是不爱你,她能为你生两个儿子吗?只要能改掉数落人的毛病,她还是不错的!

许母又说巧珍:什么浪漫爱情啊,花前月下啊,都是虚的,关键看俩人是否默契和宽容。你俩这些年过着天涯有爱、咫尺有恨的日子,谁都不让谁,存心找罪受!我的儿子我了解,许戈的心是石头做的,他才不会主动示好呢!你得主动迎合他、感化他,慢慢地把他捂热,妈是过来人,跟你说句心里话吧,男人就像个大男孩,永远都长不大,比女人更需要关怀。

巧珍拨通魏兰电话:你了解许戈吗?他从小就大胆叛逆,心里长着一对翅膀,成天想着飞得更高。我能为他付出一切,事实证明,你根本就做不到!虽然,许戈曾经是属于你的,也曾经是属于我的,但我告诉你,归根结底,他是属于我的!你年轻、漂亮,又没生孩子,张开翅膀就是凤凰,可以尽情的飞翔嘛!我呢,只想和许戈护着窝里的孩子过太平日子。

魏兰根本就不信巧珍的定论,但又特别畏惧巧珍的威胁与凶悍,又想来、又不敢到深北来探访许戈及其家人,生怕巧珍发飙动粗伤害到自己,一直心有余悸。

许戈路过穗南顺便探望魏兰,没有了婚姻的羁绊,两个曾经的恋人又紧紧地拥吻在一起。

魏兰温柔甜蜜的撒娇:我还以为你这辈子真的不要我了!……

瞧你那嗲样,怎么会呢?

又激将:我就特别喜欢你身上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闯劲,是个男子汉!许戈,你如果还真的爱我,能为我敢作敢为吗?

许戈并没有马上回答魏兰,他不停地抽烟、喝茶、叹气,自言自语道:要是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了该有多好啊,算起来现在应该读幼儿园中班了吧。魏兰一听鼻子一酸,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紧抱着许戈泣泣喃喃:许戈,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那晚,许戈失眠了,他静静地靠在床沿抱着魏兰,听着她那困乏的轻鼾声,不忍心惊扰她的美梦,一动不动的,就这样抱着魏兰坐了一个通宵。……第二天一早,许戈没有叫醒魏兰,悄没声的离开了穗南。

当年魏兰的任性离婚让铀矿人误解,使她在铀矿人心目中的形象严重受损。因为此事件,魏兰极端嗔恨铀矿某些造谣生事之人,深居简出,基本上不跟铀矿人来往,也由此误会更深。

而许戈所有认识魏兰的亲朋和铀矿好友,除两三个人外,几乎都劝徐戈万万不可跟魏兰结婚,特别是许母,态度最为坚决。为了两个孙子,许母倾向巧珍,她认为魏兰做人太自私,只能与许戈同甘享乐,不能与许戈共苦患难,她不愿再看到儿媳妇对许戈及其家庭不负责任。

许戈是个孝子,他深怕母亲因此事焦虑生病而发生意外,又极为看重社会公众名声形象,不敢马上答应魏兰的求婚。回到深北后的巧珍,虽然挤进了许戈的隔壁房间,但其家族骨子里嘴碎的毛病没法改变,时不时在场面上和孩子面前依旧伤害着许戈的自尊,这也让许戈从心底里无法重新接受她。就这样,许戈在魏兰和巧珍之间,犹豫、徘徊、纠结、干耗了六年。

阿炳九十年代中从东莞移民至台湾,继承了大伯的遗产后又返回大陆在台资企业工作。阿炳的前妻因病去世后,好友帮阿炳介绍认识了比他小十五六岁的魏兰,魏兰那白皙、丰满、成熟的女性风韵,瞬间就征服了阿炳,阿炳毫不犹豫地向魏兰展开了疯狂猛烈的追求:魏兰,嫁给我吧,我发誓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说吧,只要你开口,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魏母得悉此情后异常狂喜,她劝魏兰抓住机会:嫁给许戈是福,嫁给阿炳是命,认命吧!命里许戈就不属于你,嫁给阿炳,凭他的经济条件,跟你过日子不用发愁。

世事赶巧,许戈的外甥女在上海参加全国《舞林争霸》比赛中发挥出色,一路过关斩将闯入了全国十八强。由于外甥女小的时候在舅舅许戈家里寄养过一年,平时节假日也经常会到舅舅家来玩,跟舅妈巧珍的感情非常好,遂指定要舅舅许戈一定要带着巧珍到上海来参加亲友助威团,为自己的《舞林争霸》下一步比赛晋级加油助威。

获悉许戈带着巧珍去上海为外甥女助威的讯息,魏兰心里像被台风刮过后的蝴蝶兰那般痛苦无奈,曾经是许戈一生的最爱,现在却成了隔夜的菜:为啥你带巧珍去上海却不带我去?离婚都六年了,你为啥还不跟我结婚?将来你到底想咋样嘛?……

内心的孤傲,使魏兰没有打电话质问许戈。魏兰意识到:巧珍就是噩梦中那条吃掉许戈的大鲨鱼!她已无力挽回,她后悔十年前不该在许戈最困难的时候离弃他,更后悔当初没听许戈和瑶瑶的话把孩子生下来,如果自己有许戈的孩子,他不会让自己耗等了六年还不娶她。虽然她和许戈的心曾经是那么的交融,深爱许戈却无法预知未来;能嫁阿炳却对他毫无感觉。魏兰焦虑烦躁,愁肠百转……

魏兰不愿再等了,虽然认识阿炳还不到一个月,本着吓走阿炳的想法,她开出了一系列苛刻的结婚条件:一、为了能照顾父母,坚决不定居台湾;二、在穗南市投资开一家美容院,由魏兰全权打理生意;三、保证俩人结婚后,不再要求生孩子;四、……

阿炳激动得合不拢嘴,能够得到比自己小十五六岁的魏兰,就是捡到一个大宝贝,那是他后半辈子最大的福气!阿炳斩金截铁:行,没问题,所有的条件我都答应!

这样一来,魏兰再也找不出拒绝阿炳的任何理由了,她最终违心的决定嫁给阿炳。魏兰的内心异常苦楚,从此,她跟许戈二十六年来无数的情感约定,都将随风消逝,她俩将踏上各自新的生活轨迹,注定在两条轨迹上越走越远。

四十四周岁的魏兰终于正式做了新娘,在《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声中,魏兰强堆起笑容,装着幸福,伤感的思绪不时的飘向远方:许戈,这辈子我俩有缘无分,对不起,我爱你!……

瑶瑶告诉许戈:魏兰跟阿炳闪电结婚了。

许戈感叹:唉!……魏兰的婚事,好似秋天的蝴蝶兰,花开时昂扬,凋谢时沮丧,貌似高雅,实也无奈。

作者简介:徐军,大学教师,中国铁道出版社《现代推销实务》主编,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鲜早世界栏目首届最受听众和读者欢迎的十五位作家之一,在全国数十家报刊杂志和国家级网站上发表了数百篇作品,其中数十篇作品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等各项征文大赛中获奖。

联系地址: 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广发证券大厦3楼市作协办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novel/vtldskqf.html

短篇小说《魏兰的婚事》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