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再困沼泽地

2018-09-17 14:57 作者:宋昱慧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再困沼泽地

文/宋昱慧

尖利的闹铃声像头在骤然间被困在陷阱里的野熊一样到处乱挤乱撞,又像满屋子乱飞的吸血蝙蝠让蒋晓敏无处躲藏、无法回避,她睁开惺忪的眼睛,茫然地扫视着这个狭小的寝室。不到六平米的房间几乎完全被上下两层的铁架床铺占领,只有非常窄小到仅仅可以转过身子的一个空隙供上下铺和出入房间。蒋晓敏睡在上铺,她的头紧贴着窗子,几乎伸手就可以摸到房间的顶棚,在这里所有的活动都是猫着腰,不小心就会撞到头,她有过多次的撞头经历。但是,还是不知不觉间会撞头。真是没有记性的人,蒋晓敏常常会这样嘲笑自己,甚至是为自己的没有记性而憎恨自己,然而依旧还是不能记住。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人,总是时不时地在同一个地方反复地跌倒,而且站起来后,却总是很快会忘记跌倒时的痛苦和卑微,于是在不知不觉间再次跌倒。这是悲哀的,可怜的是我们的世界有许多人在不断地重复这样的悲哀。

这是妇宝月嫂公司的培训基地兼月嫂宿舍,蒋晓敏是这里唯一的常住客,只要下户就住在这里。隔壁的培训室九点半上课,贾少梅老师一般九点十五分左右到,蒋晓敏实在是不愿意见到贾少梅老师,不,应该是不敢见,羞于见。一个辜负了老师殷殷期待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见老师!每当这样的时候蒋晓敏都非常地憎恶自己的不争气,都恨不得狠狠地捶自己胸口,抽自己耳光,用头猛烈地撞墙壁。然而她依旧不能让自己像刚刚来到公司那样振作起来去发愤图强地成为一个让老师期待的那样敢于拼搏、勇于超越、勤奋学习、坚韧自信、不断地完美自我的人。

尽管蒋晓敏非常不愿意起床,非常想继续懒在床上,但是因为不敢见老师的缘故,还是逼迫自己离开这个可以让她觉得可以暂时地栖息,更确切地说是可以躲避的地方。这里更像是她的临时避难所,总有一天要么会被驱逐出去,要么会自动离开。总之,是离开,只是不知道离开的时间和方式而已。每每想到这些,蒋晓敏就非常地沮丧,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卑微的流浪狗,像流浪狗一样卑微而漂泊。

蒋晓敏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个人卫生就急匆匆地跑下楼,把自己融进大街上仿佛被用无形的波涛推动的人流里,顺着一个方向,茫然地随波流去。蒋晓敏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被这样的无形的波涛推到哪里,更不知道路的尽头是怎样的天地,只是非常惯性地随着人流走去,茫然、盲目地被走去,就像她现在的人生一样茫然、盲目地被走去。(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蒋晓敏坐在松花江畔的休闲椅上,呆呆地望着因为下而暴涨的浑浊的江水和骤然间增加了的江面,白净丰腴的脸因为茫然而显得更加地苍白、疲惫,乌黑的头发松松地在脑后挽个松松的髻,长长的刘海盖住了两道清秀的眉毛,很好看的鼻子像用白玉精心雕琢的一样温润。一身白色的休闲装和白色的高跟皮鞋让蒋晓敏看上去不但清纯而且有几分知性的美丽。这非常应该感恩贾少梅老师,蒋晓敏想,是老师一直鼓励自己多读书增加内涵,提高生存竞争力,才能与更高层次的人匹配,才能有可能把这样的人变成自己的人脉,并最终为自己创造高质量的幸福人生。贾少梅老师常常地对她说:“幸福是自己经营的结果,幸福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不要幻想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上帝不会有空闲垂怜一个可以任凭自己懒惰和懈怠的人,一个不愿意积极进取的人。所以,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努力,努力才是人生最根本的事情。当一个人的能力撑不起一个人的野心的时候,唯一的途径就是静下心来不停地努力!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所以,人必须要为了获得幸福而不懈地努力。”

每次想到这些,蒋晓敏都不由自主地微笑,从心里发出的甜甜的微笑、纯净的微笑,像天欣欣然绽放的花朵一样灿烂的微笑。那时候的蒋晓敏真的是非常听话的孩子,对老师的崇拜、对过去的恐惧、对未来的希翼让她不顾一切地发疯一样地努力,用了两年的时间,仅仅三十岁的她居然真的成为一名非常出色的月嫂。她成功了,成功地改变了生活困境,成功地不用为生计发愁,成功地离了婚,成功地变得温文而知性,成功地获得了周围人的羡慕。然而,也成功地让自己陷入了新的困境。蒋晓敏觉得她像一头没有志气的小鹿一样被困在了新的沼泽地里,却任凭泥浆在她的躯体上肆虐而失去了挣扎的勇气,让自己的生命在淤泥里一点点地消耗,让她感到窒息而无助……

蒋晓敏出生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山区农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然而却不是老实本分的农民。从她记事时候起就目睹父母无休无止的争吵,这样的争吵让她不但成为同龄人的笑柄,而且自卑几乎是如影随形地伴随她一起长大。初一的时候,蒋晓敏在父母的争吵声中辍学,十九岁的时候在收了彩礼的父母和媒人的安排下嫁给了邻村的农民林立,第二年生下了儿子林瑞峰,蒋晓敏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林立没有读过几年书,因为脑部有良性肿瘤的缘故,脾气非常暴躁,因为自卑的缘故非常地多疑,面对花钱取回来的如花似玉的媳妇总有一种不安全的恐惧,并因为这样的恐惧在里变着法地用满足兽欲作践蒋晓敏来找到所谓男人虚弱的尊严,以至于蒋晓敏非常恐惧黑夜和因为黑夜而躲不过去的凌虐与卑贱。做不完的农活,干不完的家务,吵不完的纷争,忍受不尽的贫穷和拮据,还有阻止不住的肉体摧残,让蒋晓敏成为陷在沼泽地里的小鹿,绝望等待着死神的降临。蒋晓敏常常希望死神能够迅速地降临,让自己的灵魂可以像白色的鸽子一样自由地飞出这样恐怖的沼泽地。我们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世界上,死亡有很多时候真的是获得自由、快乐的途径之一。然而死神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总是被耽搁在贪玩的路上,或者因为被什么事情诱惑而忘记了光顾她这个一心求死的人。于是蒋晓敏只有无助地日复一日在沼泽地里苦苦地挣扎,让时间缓慢地划过她近乎麻木而又伤痕累累的疲惫躯体和更加伤痕累累的灵魂。

三年前卖粮季节,这是农村人最兴奋的季节,一年的辛苦变成沉甸甸的收获的喜悦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蒋晓敏兜里揣着厚厚一叠红红的钞票跟着林立走在镇里的集市上,贪婪地看着各种各样的服装、首饰、包包,眼睛被看不见的绳索绑住一样牢牢地被牵引,如果不是林立拽着她的手,她真想奔过去好好翻翻、看看、试试。女人爱美是天性,是骨子里的天性,即使是最卑微的女人也无法抗拒这样的诱惑。终于,趁着林立跟远房表哥唠嗑的机会,蒋晓敏一个人肆意地在这样琳琅满目的世界里游逛,东瞅瞅、西看看、时不时地因为忍不住用布满茧子的粗糙的手摸摸而时不时地招来几声粗粝的呵斥。蒋晓敏并不介意这样的呵斥,她的全部心思都被这些可爱的小白兔一样的物件吸引了,她真的是太喜欢了。突然,一个小百摊上带着小兔子装饰的口罩深深地吸引了蒋晓敏,那活灵活现的白色小兔子简直是太可爱,如果戴在脸上防不防寒倒还是次要,关键是好看,就是好看。哪个女人不喜欢好看的饰物?!蒋晓敏翻过来、调过去地看,不住地用手轻轻地摸,小心翼翼地似乎担心用力重了,口罩上的小兔子会跳下来跑掉。

“你到底买不买?不买就别摸!”胖胖的长着一脸肥肉的摊主粗声粗气地吼道。

“买!”蒋晓敏怯生生地说:“两种颜色都好,我不知道选哪一个?!”

“才两块钱一个,都买不就算了!两块钱值得这样犹豫吗?!真是的!一看就是没钱的主!两块钱都做不了主!”摊主非常鄙夷和不屑地说。

蒋晓敏的脸腾地红到了脖子,像被涂了鸡血一样。瞬间,被丈夫凌虐、被公婆轻视、被父母漠视的屈辱一下子全部被激发,自己的人生难道真的连两块钱都不能自主吗?!难道连两块钱都不值吗?连两块钱都不能自主的人生究竟还算不算是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

“全买!”蒋晓敏鼓起勇气愤愤地说,不知道是生自己的气,还是生胖摊主的气。

“你居然跑到这里买这样花里胡哨的东西!你这个不要脸的败家女人!你是不是看上谁了?!买这样的劳什子到哪里去浪?!……”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的林立恶狠狠地夺过蒋晓敏紧紧攥在手里的口罩,重重地摔到地摊上。

林立的尖酸刻薄和胖摊主的蔑视、鄙视、轻视的眼神让蒋晓敏羞愧到无地自容,真希望地面能够轰然开裂,可以让她毫不犹豫地跳进去,不,是躲进去、是藏进去。蒋晓敏因为常年风吹日晒而变得黑魆魆的脸因为涨红的缘故而变得酱紫,望着渐渐聚拢来的认识和不认识的围观看客,她真的希望有一堵墙可以让自己一头撞死。

“走!回家!”林立若无其事地试图拉着蒋晓敏离开。

“我要买口罩!我像头牛一样家里家外地干活,买两个口罩都不行吗?!”蒋晓敏固执地说,声音里满满的悲伤和凄凉、无助,眼睛里滚动着莹莹的、酸涩的、委屈的泪花。

“买什么买!我教你浪去!”围观的人群和胖摊主鼓励的目光让林立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能保住男人的尊严和面子,于是他高高地扬起手,重重地落在蒋晓敏已经非常悲伤的酱紫的脸颊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巨响,如同划过阴云密布的天空的惊雷,让蒋晓敏像个不知所措的兔子一样呆呆地定在原地,如泥塑木雕般僵硬。

随着一阵高过一阵波涛般翻涌的大笑声,蒋晓敏捂着带着林立指痕印的脸冲出人群,像个雨夜的幽魂一样痴痴呆呆地往前走、往前走,她只是知道必须走,不能停下来,因为不知道停在哪里,更不知道要去哪里。正好去省城的长途客车经过这里,蒋晓敏下意识地上了客车,背后还依稀能够听到人群的笑虐声:“打吧?!摊事了!你媳妇跑了!”带着幸灾乐祸的调侃声像个恶毒的巫婆邪恶地把恶毒的火焰撒播在愚昧的人群里,并燃起熊熊的烈火,烧焦了蒋晓敏卑微的自尊,也激起了她潜藏的倔强。

“她才不会跑哪!她是离不开我地!”林立倔拗僵硬又带着猥琐的声音让蒋晓敏感到恶心,非常恶心。

“你床上的活好?!让她爽啦!”下流猥亵的声音让蒋晓敏愤怒和羞耻……

蒋晓敏浑浑噩噩地随着客车的颠簸到了A城,浑浑噩噩地在这个浑浑噩噩的城市浑浑噩噩地生活了一年,到处打零工,做酒店服务员、饭店服务员、旅店服务员、服装店服务员,然而都不长久,被老板克扣工资,被同事排挤,被所谓的朋友欺骗,她像一枚在水面上随波逐流的落叶一样,被流水裹挟着茫然地漂泊在这个跟她一样茫然的城市。

蒋晓敏太需要钱了,生活的困顿和窘迫以及对儿子的思念让她不惜一切代价地想赚钱。很多时候,钱的意义真的是非常地伟大,尤其是对于贫困的人。难怪古往今来有那么多的人甘愿为了获得钱而不顾性命和风险。有钱的人是永远都不会体味到没有钱的窘迫和卑贱的,也不能体味到没有钱的人为了赚钱付出的心酸和痛苦。偏偏是在这个世界上越是有钱的人越是容易获得金钱,而越是没有钱的人越是不容易赚到钱。

在网友的建议下蒋晓敏来到了爱妇宝学习月嫂,于是她幸运地遇到了贾少梅老师。老师是一个像太阳一样火热、真正、高尚的女人,让她的世界充满力量和温暖。蒋晓敏开始了艰难的学习,用书籍充实和提升自己。她成了一个非常出色的月嫂,有了可观和稳定的收入,她不用再为钱的事情发愁,她的人生真的是开始了颠覆性的变化。

然而随着她挣钱能力的提升和生活质量的变化,她却在不知不觉间被陷入了新的沼泽。首先是蒋晓敏的家人和亲友开始有意识地主动亲近她、讨好她、赞美她,并且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找她借钱。然后开始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诱惑她找一个有钱人包养,振振有词地开导她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女人要趁着年轻享受,不要太辛苦自己。蒋晓敏很快受到这样的蛊惑,也因为寂寞找了一个看似有钱比他大25岁的男朋友。然而,那个男人只是看中她的肉体带来的快感,用花言巧语诱惑她满足男人卑劣的兽欲和虚荣而已。这让蒋晓敏很受伤,她选择了离开,并通过微信这个神奇的工具结识了另一个男人,然而这个男人并不是看重她的踏实和品质,而是她的钱和肉体。这让蒋晓敏无比烦恼,她开始消沉、开始不平、开始抱怨,甚至是嫉妒她服务的客户的优渥生活。蒋晓敏不愿意再努力地约束自己读书,不能安心做月嫂,客户满意度急剧下降,因而屡屡错过晋级的机会。

蒋晓敏因为自己的不争气而不敢面对老师由曾经的期待变成失望的目光。她不能忘记,当她上第一个户时由于被客户责难,半夜的时候给老师打电话,老师温暖的安慰和鼓励让她鼓起勇气完成了最艰难的第一个客户;当她被客户冤枉和公司责备的时候依旧是老师给她最好的支持和鼓励。老师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让她感到温暖的人。然而,她真的是辜负了老师的期待。但是,她就是不能鼓起勇气像老师期待的那样努力拼搏。

蒋晓敏看着浑浊的江面,不由地皱皱眉头。未来在哪里,她真的不知道,她丧失了努力拼搏的锐气。贾少梅老师经常对她说:“路走下去才是路,走不下去就是半途而废。”真的要半途而废吗?!蒋晓敏无数次这样问自己,但是依旧是没有答案。贾少梅老师经常对她说:“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最终的依靠!”她真的不愿意再依靠自己的努力去换取自己的幸福了吗?!还是要向她的父母和姑姑、邻居一样教唆的那样依靠男人?!不得不承认她真的羡慕那些靠男人就可以非常滋润地生活的女人。蒋晓敏无数次地这样问自己,然而,依旧是没有答案!蒋晓敏感觉自己像一个被收缴了武器和铠甲的士兵,彻底失掉了奋斗的意志和勇气,又像是一只深深地陷在沼泽地里的小鹿徒劳地挣扎到没有一丝力气而奄奄一息。

电话铃响起了“求佛”的铃声,这是她为男友设置的专属铃声,她真的希望有一份完美到让她可以期待来世今生的爱情,然而,这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啊。她有气无力地接听,心里厌倦地想:该不会又是借钱吧?!

“宝贝,亲爱的,我要买钩机,你再借我点钱好不好?”蒋晓敏如同被剧毒的蟹子用巨大的毒刺刺中一样浑身哆嗦,又像似被冰川埋葬一样瞬间冰冷到僵硬。

“你什么时候把先前借我的钱还我?!”蒋晓敏的手微微地颤抖,觉得心里被砌了一堵厚厚的墙,让她堵得发慌,喘不上气来。

“宝贝,咱俩个谁跟谁!我挣钱不也是为你吗?”男人并不生气,依旧不紧不慢地说。

“你挣的钱给过我吗?你似乎从来都没有挣到钱,是我一直在贴补你!”蒋晓敏恨恨地说,不等对方回答,就挂断了电话,并关闭了手机。

她像个谢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地把自己疲惫的身子堆在休闲椅上,感觉周围是洪峰一样的泥浆铺天盖地地向她涌来,顷刻间就吞没了她这只已经昏迷的小鹿。未来在哪里,她不知道,她只是感到从未有过的疲惫,她知道自己又一次被困在了人生的沼泽地。“老师!”在她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她仿佛又看到了贾少梅老师期待而热切的目光。这目光在翻涌的泥浆里像一只巨大的手试图牢牢地抓住她,让她感到生的希望。她拼命地抓住,她忽然知道她不能放开,因为,她还不想死……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novel/vkjrskqf.html

再困沼泽地的评论 (共 9 条)

  • 龙山一叟
  • 心静如水
  • 宋昱慧
  • 雪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 醉死了算球 推荐阅读 并说 她像个谢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地把自己疲惫的身子堆在休闲椅上,感觉周围是洪峰一样的泥浆铺天盖地地向她涌来
  • 宋昱慧

    宋昱慧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和鼓励!

    赞(0)回复
  • 宋昱慧

    宋昱慧@醉死了算球 谢谢您的鼓励!敬茶!祝安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