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注册送58体验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两口赶集

2018-11-05 13:21 作者:邯郸陈勇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两口赶集

文/邯郸陈勇

老公,起床了,太阳晒到屁股了,李玉梅一边喊一边用手摇着酣睡不醒的老公。 睡得如猪一样的常文发,最终还是被妻子李玉梅摇醒了。常文发半眯着眼睛,抱着被子坐起身子,嘟嘟囔囔嘴里满是怨气地说道:“你个傻老娘们干什么呀?我晚起一会床,你就像杀猪一样喊个没完,天还早呢,不就是赶个大集吗,值得你精神成这样吗”!

李玉梅挥起玉手,“咚”一下在常文发的脑门子上就是一个弹指,说道;“什么叫赶个大集我就精神成这样了,去的晚了,占不到好地方,那些个猪崽子能卖一个好价钱吗,我辛辛苦苦才把这几个猪崽子养的肥肥胖胖,还指望着卖个好价钱呢,你一个大男人,是事不管,是心不操,这个家里里外外还不都是我撑着呀!”说完抬起手又在常文发的脑门子上“咚、咚”两个弹指。

常文发用手在发疼的脑门子上轻轻揉了一下,怒骂道:“你个傻老娘们,什么叫这个家都是你撑着,好像你老公是废物一样,我在外面打工挣的钱不是都交给你了吗,我什么时候啥事都不操心了,除了在外打工,农忙时家里的活我不是都没有落下吗?还说什么事都是你撑着,没有你老公在前面给你遮风挡,光凭你养的那几只猪崽子就能穿得暖吃的饱吗!”说完,常文发揉了揉发疼的脑门子,心里暗自画着圈圈诅咒,谁再弹我的头,谁就死定了。

李玉梅一把掀起常文发紧抱着的被子,把常文发掀了个剥皮鸡蛋赤裸裸,瞥了一眼,说道:“尿憋成啥了,就这还像猪一样睡的下去”?常文发昨天从外地打工回来,小夫妻分开好久,少不了一阵亲热,折腾了半,累的有点赖床,听到妻子的调侃,尿意更浓,急忙拿起床头的裤子,提起来光着膀子冲出房间向厕所的方向跑去。( 文章阅读网:www.nndtz.com )

简单洗了把脸,喝了碗不热不凉的稀粥,常文发从草棚里牵出来毛驴套好辕,和妻子李玉梅把装有七头小猪崽子的大竹筐抬到小驴车上。常文发坐在左前辕,李玉梅坐在右前辕,常文发提醒了一下妻子坐好扶稳,扬起鞭子打了一个响鞭,喝了一声“驾”,毛驴腾开四蹄带动着驴车轱轱辘辘朝集市方向行去。

到了集市,摆摊的商贩还不是很多,常文发李玉梅夫妻二人找到一块比较显眼的地方,把毛驴卸了套,牵到一棵歪脖子榆树前,把缰绳绑在榆树上,又从车上抱来一捆干玉米叶给毛驴加餐。夫妻二人把放猪崽子的大竹筐抬到车前,两人坐到空驴车上等着开市。

上午十点多点,集市上的人渐渐熙熙攘攘起来,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来到猪筐前,仔细地看了看,又抓住一头猪崽子的后腿提起来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问到:“你的崽子多少钱一斤?”正抱着塑料瓶子喝水的常文发“噗”地一色,喷了一地的水,李玉梅红着脸笑着言道:“看这位大哥说的,什么叫我的崽子多少钱一斤呀?”那中年汉子忙道:“大姐您误会了,也怪我没有表达清楚,莫怪!莫怪!我是问猪崽子多少钱一斤”。说话间,又过来一对老年夫妻和三位中年妇女,也围着竹筐看着肥肥胖胖的猪崽子。那老年夫妻中的老大爷也提起一头猪崽子左看看、右看看,自言自语道,尖耳、高背长腿,嗯,这猪能长大个,长个三百来斤不成问题,然后抬起头,问李玉梅多少钱一斤,常文发看到围了这么多人也忙放下水瓶子过来帮忙。李玉梅笑着对老大爷和那中年汉子道:“不贵、不贵,三块五一斤。”

那中年汉子言道:我也看了好几家猪崽子,都是三块二,你咋要三块五。那老大爷也忙附和道:“三块二吧,三块二我要两头。”那三个中年妇女也说道:“我们也各自要一头。”常文发提起一头猪崽子,言道:“别人家的猪崽子都是喂饱了的,压秤,我家的猪崽子可是没有喂过的,明着是我要的贵了三毛,算起来比别人家的猪崽子还是便宜的。这位大爷您老刚才也说了,我家的猪崽子尖耳高背长腿可是良种猪哟”。

那中年汉子说道:“这样吧,也不让你吃亏,取个中间数,三块三毛五咋样?我也要两头,我们几个人分着把这七头猪崽子都逮走,你们也省事,可以不?”常文发刚要开口说成交,李玉梅已开口道:“我养这几头猪崽子也不容易,你们也别让我亏的太多,我也退一步,一口价,三块四,再少不能卖了,你们看怎么样”?

老大爷和那位中年汉子互相看了一眼,又同时看向那三位妇女,看她们也没有什么意见,老大爷就说道:“成交”。常文发打心里佩服妻子李玉梅,一头猪崽子二十多斤,平均一头多卖一块多钱,这七头猪崽子就多卖十块还要多。常文发提起称杆挂上秤砣过称,李玉梅算账收钱。一头猪崽子大概都在二十六七斤,每头九十块左右。十几分钟时间就过完了称,李玉梅把收到的钱叠在一起,坐到车辕杆上数钱去了。

常文发把空了的竹筐放到车上,抬头看看天色还早,不到中午,对喜滋滋地数钱的妻子道:“我套上驴,咱也赶个集,给你扯几米布,做一身新衣服”。低头数钱的李玉梅笑脸颜开道:“好呀,也顺便给你扯一件汗褂子。”常文发心里那个憋屈,心里暗道,什么叫顺便给我扯一件汗褂子呀,会不会说话,说这欠揍的话是你妈妈教的吗?常文发只是心里嘀咕,表面不上陪着笑脸没脸没皮地说道:“还是自己的老婆好。”李玉梅听了一愣,瞪着眼问常文发,什么叫还是自己的老婆好,难道你外面还找了小的不成,老实交代,有没有在外面找了人?常文发忙道:“也就你稀罕我吧,把我扔大街上,谁还会要!”李玉梅撇了撇嘴道:“这还差不多”。想了想又觉得那里不对,说道:“什么叫只有我才稀罕,好像我就是捡废品的,以后不许这样说”。常文发没脸没皮地问道:“以后咋说”?李玉梅瞪了常文发一眼,说道:“你愿意咋说就咋说,反正不能这样说”。

常文发解开缰绳,把毛驴套上辕,牵着毛驴步行,李玉梅还是坐在右前方辕上,晃悠着两只脚,看着街道两旁的摊位,寻觅自己喜欢的花布。转来转去,李玉梅终于看到自己喜欢的布色,扯了几米,又给常文发也扯了几米,这个集也算赶完了。

常文发抬头看看天色已近中午饭时,就问李玉梅,你吃点什么?找个地方吃顿饭再回去。李玉梅应道:“好吧,你看着找个地方简单吃顿饭咱就回家。两人来到一包子铺,找一洁净的桌子坐下,先给老板要了一壶白开水,又要了十个包子,两人就着桌子上放的蒜瓣一顿狼吞虎咽,李玉梅吃了四个,一边吃一边问常文发够不够。常文发把手里最后一块包子皮塞进嘴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打了一个饱嗝,摸一摸肚子回答道,饱了,你吃饱没有媳妇?李玉梅回道:我也饱了,那咱回家吧”。

两人离开包子铺,坐上毛驴车,常文发甩动鞭子“驾”一声,毛驴漫开了四蹄。常文发伸出来右臂把李玉梅揽在怀里,神神秘秘地说道:“这两年我在外,你在家,辛辛苦苦咱也攒了一些钱,以后你也不用再这么辛苦了,也该给我下一个崽子了吧”?李玉梅红着脸推开常文发的胳膊说道:“路上这么多人你也不嫌羞,什么叫下崽子,你当我也是猪呀,那叫生好不好”!常文发嬉皮笑脸地又用力地把李玉梅揽在怀里道:“好、好,你说是生咱就生”。说完,就在李玉梅粉嫩的脸上“吧唧”了一下。李玉梅用手抹了一把羞红的脸,想推开常文发,结果常文发抱的更紧,也就不再挣扎任由老公紧紧地抱着,满脸的满足幸福

一路上,小两口有说有笑朝着家的方向行去,在午后的阳光下身影渐行渐远……

首发注册送58体验金:http://www.nndtz.com/novel/vcymskqf.html

小两口赶集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